2019年5月2日-5日,致力于提高人们对于辅助生殖技术及其治疗方案的认知的Aspire2019亚太地区生殖医学会议于香港召开。中国妇产科在线(www.cogonline.com)作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妇产领域专业学术媒体与服务平台,携手致力于学术传播的跨国医药企业益普生为您带来现场报道。会议期间,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乔杰院士作了胚胎组学主题报告,并在会议间隙接受中国妇产科在线的现场专访,分享了在Aspire2019会议中的讲题、选择性单胚胎移植与COS方案选择等相关内容。


【专家简介】乔杰,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妇产科主任、生殖医学中心主任,中国医师协会生殖医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生殖与避孕杂志》及《中国微创外科杂志》主编。作为科技部“生殖与发育重大专项”首席科学家、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创新研究群体“生殖细胞发育”首席专家,一直从事妇产科及生殖健康相关的临床与基础研究工作,从遗传学、表观遗传学角度对人类早期胚胎发育机制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将基础研究成果成功应用于临床上胚胎植入前遗传学诊断;揭示疑难不孕症发病机制,优化辅助生殖技术方法,提高疑难不孕患者治疗成功率。


   

△观看采访视频,尽享大咖观点

 

1、关注胚胎组学研究 阐释人类胚胎发育全过程


第九届亚太生殖医学会议聚焦于生殖医学新进展与生殖医学领域具有争议的话题。乔杰院士作为大会特邀讲者,分享了中国在生殖基础研究领域取得的成果,如配子胚胎在基因组、转录组、表观组方面的发育过程的研究,包括其他综合技术,尤其是在分子水平、碱基水平、染色体开放状态等方面的胚胎发育机制研究上的应用。

 

在胚胎组学方面,以往我们可能仅是在老鼠身上通过大量的鼠胚做研究,但伴随各种单细胞研究技术的进展,已经可以利用少量的细胞,特别是在人类标本非常稀少的情况下,进行深入的研究,以诠释胚胎发育的过程。

 

从事生殖医学领域的科研工作者或临床医生在了解这样的过程后,可以对胚胎发育有更多的认识,通过对此过程的理解也能够得到技术上的提升,以更好地鉴定高质量胚胎,并针对异常胚胎、有出生缺陷等情况的胚胎在植入前筛选技术方面有进一步的突破,对更多不同种类遗传病进行阻断,让更多夫妇可以生育健康的孩子。

 

此外,乔院士还做了Which culture medium is better?的主题报告,对于培养基相关问题进行了交流与讨论。体外受精是体外受精胚胎移植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在体外受精的过程中胚胎需要在体外培养,如何能让其与人类输卵管、子宫腔这种自然情况最接近?或者像大家期望的那样比自然状态下更好?在此过程中,体外培养,即种子所处的环境就非常重要。乔院士通过回顾过去的研究,探索了在培养液不断发展的过程中,其组成成分如何能够接近自然环境并进一步达到更好的问题。

 

乔院士介绍,澳大利亚著名胚胎学家David Gardner也参与培养基话题的讨论中,David教授致力于培养液方面的研究,此次他报告了一个新的研究,即使用一个抗氧化剂形成一个新的培养液。所有的创新都有两个前提,一是能够有效提高胚胎质量,二是其安全性。因此,所有试验前期都需要在老鼠的胚胎上进行大量研究,再在人的胚胎上做体外试验,最终使健康婴儿能够出生,这是整个医学界都最为关注的主题之一。对于新的研究与新的方法,我们仍然需要探索,并不断在各个国际会议上进行讨论,同时进行更多基础试验研究及临床多中心、大样本的相关研究,进而展现人类繁殖更好的一个真相。


2、选择性单胚移植的时机已成熟 但临床实施仍存阻力

 

长期以来,提高IVF-ET后的临床妊娠率和降低多胎发生率一直是困扰医患双方的问题,如何在不影响妊娠率的同时有效降低多胎发生率是辅助生殖领域关注的热点。而单胚胎移植是降低多胎妊娠率、改善母婴围产结局的最佳选择,也是医生们最为关注的话题。一些国家在单胚胎移植方面开展较早,已经有了一定的经验,而中国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在此方面的工作开展较为困难,一方面是难以达到做辅助生殖相对同等的经济水平,另一方面是大多数女性患者通常是有工作的,所以追求做辅助生殖需要时间成本和成功率。因此,辅助生殖技术管理规定实施后,规定可以移植第三天的三个胚胎。在该管理规定十几年的实行中,临床医生逐渐将1~3个胚胎变成1~2个胚胎,以减少多胎率、流产率以及减少低出生体重儿等。

 

因此,目前越来越多的生殖中心不再单纯追求临床妊娠率,而是追求健康活产率,移植2个第3天的胚胎或移植一个第5、6天的囊胚已经成为大多数生殖中心的规范。目前,单囊胚移植是比较容易推行的,但单胚胎移植对成功率略有影响,尤其是对于年龄较大的女性。由于国际上对高龄的定义不一(35或38岁),实际临床工作中应个体化评估( individual to evaluate)女性患者的卵巢功能情况。如确定为卵巢功能减退的患者,其胚胎质量会相对的差,在没有进行胚胎挑选的情况下,移植一个3天的胚胎其成功率相对较低。此外,由于移植与女性的月经周期有关,在时间方面患者也要付出更多。

 

单胚胎移植是否能够得到真正广泛地接受,仍需进一步的讨论。但对于二次剖宫产导致子宫有明确瘢痕切口或接受过子宫肌瘤手术以及子宫畸形等情况的患者,应进行单胚胎或者单囊胚的移植。因此,目前医生们在对这些高危患者进行单胚胎移植中,没有什么阻碍。


3、COS方案的选择应以患者为中心的个体化选择

 

对于年轻的卵巢功能较好且没有其他异常的患者,无论是激动剂长方案、超长方案还是拮抗剂方案,均能够取得相对较好、能够被接受的临床妊娠率、继续妊娠率以及活产率等评估辅助生殖结果的指标。拮抗剂方案的优点是时间短,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进入周期,并获得和预先估计比较接近的获卵数,但缺点是子宫内膜可能不是在最理想的状态。

 

而传统的激动剂长方案对大多数患者来说都是比较合适的,能够得到一个相对理想的妊娠结果,其缺点是需要对下丘脑-垂体-卵巢轴的降调节调整,降调节需要一定时间,一些患者在降调节之后没能达到理想效果,需要继续进行调整,此外,其促排时间也相对较长。但对于有子宫内膜异位症、子宫肌瘤、反复种植失败或可能存在一些免疫因素的患者,长方案和超长方案都能够取得相对较好的结果。

 

因此,在总体的治疗方案上应遵循个体化原则。在欧美的一些生殖中心,其工作人员相对不充足,且患者量少,他们可能更愿意用简单方法在一定时间内完成工作,而中国大多数中心患者量相对较多,会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进行方案的选择。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生殖中心,拮抗剂方案能够占到40%左右,而长方案及超长方案可能会占到40~50%,还有少部分患者因为条件所限也有可能用到微刺激的方案,虽然成功率低,但费用也相对低。在和患者进行沟通后,采取个体化的治疗方案是非常有必要的。


声明

本资讯是由益普生医学团队编辑/医疗卫生专业人士撰写提供,旨在用于医疗卫生专业人士间的学术交流,不支持以任何形式转发给非医疗卫生专业人士;如有违反,责任自负;转发给其他医疗卫生专业人士时,也请自觉保护知识产权。


本资讯的内容不能以任何方式取代专业的的医疗指导,也不应被视为诊疗建议。内容中出现任何药品并非为广告推广目的,医疗卫生专业人士如进行处方,请严格遵照该药品在中国批准使用的说明书。益普生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DIP-CN-000754 201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