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由于卵巢癌难以被早期发现,大多数患者在诊断时已是晚期,因此,卵巢癌的临床治疗十分困难。2018年卵巢癌领域备受关注的SOLO 1研究结果公布,该研究针对新诊断的BRCAm卵巢癌患者,使用奥拉帕利进行维持治疗,直击目前卵巢癌治疗领域的痛点。这一研究使卵巢癌的治疗有了新的突破,那么SOLO1研究的研究设计是怎样的?对卵巢癌后续治疗发展具有怎样的意义?是否意味着新的治疗能够满足卵巢癌治疗的需求呢?让我们与北京大学肿瘤医院高雨农教授一起,看看SOLO1研究为卵巢癌的治疗带来了怎样的改变。


采访视频

   


1、中国妇产科在线:2018年卵巢癌治疗领域有很多值得探讨的话题,SOLO1研究是其中最热门之一。今年的ESMO大会上公布了SOLO1研究结果,数据令人振奋。请您介绍一下SOLO1研究的设计初衷、入组情况并为我们解读一下结果数据。


高雨农教授:SOLO1研究设计的初衷是基于卵巢癌的治疗现状,其整体治疗情况十分有限,由于卵巢癌的早期诊断较为困难,约70%的患者在确诊时已经是晚期,而晚期卵巢癌患者容易发生复发和耐药,其治疗结局较差。既往卵巢癌的治疗中,靶向治疗和BRCA突变方面没有令人惊喜的进展,而随着对BRCA突变导致的遗传性卵巢癌的问题逐渐了解之后,包括卵巢癌治疗靶向药物的陆续出现,基于这些新的问题和新的治疗方法,SOLO1研究的设计由此诞生。


SOLO1研究主要是针对初治的卵巢癌患者,在含铂化疗达到完全缓解或部分缓解后给予靶向药物(奥拉帕利)的维持治疗研究。中国多家医院也参与了该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国际多中心大型III期临床研究。参与该研究的中国的医生非常积极,对入组人群的筛选也十分严格,大家都认为该项研究能够为卵巢癌患者带来新的希望。当然,不出所料,在今年的ESMO会议上,SOLO1研究公布了令人振奋的结果,并且得到了国际上专家们的高度认可,他们认为该研究结果是卵巢癌治疗研究的一个里程碑式的结果。根据SOLO1研究,我们看到部分遗传性卵巢癌患者能够获得长期生存,而从整体来看,晚期卵巢癌患者的生存率也会有所提高。


SOLO1研究结果:

(1)在SOLO-1 三期临床试验中,与安慰剂相比,BRCA突变(BRCAm+)晚期卵巢癌患者接受奥拉帕利一线维持治疗,在无进展生存期方面获得显著统计学意义和临床意义上的改善。


(2)根据实体肿瘤进展评估标准(RECIST),一线含铂化疗后完全缓解和部分缓解的患者,接受奥拉帕利维持治疗相比安慰剂,可显著降低70%的进展或死亡风险(mPFS: NR vs.13.8%, HR=0.3, P<0.0001)。PFS敏感度分析显示奥拉帕利较安慰剂组预计延长mPFS达36个月,即预计奥拉帕利组可延长mPFS至49.8月左右。 Kaplan-Meier生存分析显示,奥拉帕利组3年无疾病进展生存率为60%,而安慰剂组仅27%。此外,TFST的初步数据也支持此结果,奥拉帕利组为51.8个月(TFST: 51.8 vs. 15.1, HR=0.50,P=0.0002)。而安慰剂组仅有15.1个月。OS数据,目前还不成熟。


(3)SOLO-1临床试验的结果表明,使用奥拉帕利作为一线维持治疗BRCA突变的晚期卵巢癌患者在早期就得到疾病上的长期缓解。


(4)与此同时,进一步分析发现,接下来的PFS-2也有所改善,这说明如果卵巢癌患者接受奥拉帕利治疗,不会影响后续治疗疗效。


2、中国妇产科在线:在诸多癌症中,卵巢癌患者的用药局面十分尴尬,过去很多年卵巢癌没有突破性的一线治疗新药,而SOLO1研究结果表明,以奥拉帕利为代表的PARP抑制剂为卵巢癌一线治疗带来了更多可能,请您介绍一下卵巢癌一线治疗未被满足的治疗需求主要是什么?奥拉帕利能否满足治疗需求?


高雨农教授:长期以来,卵巢癌的一线治疗都是以含铂化疗为主的联合治疗方案,而最早卵巢癌的治疗是以紫杉醇联合含铂化疗为金标准,随着科学的进步和对疾病认识的深入,以往的紫杉醇联合含铂化疗已经不作为金标准方案应用,但含铂化疗仍然是一线治疗。然而,非常遗憾的是,卵巢癌患者治疗的过程中使用含铂化疗往往会由铂敏感逐渐发展为铂耐药,虽然一线治疗给患者带来了很大的改善,但患者长期生存的机会仍然很小,因此,急需一个一线的维持治疗方法使卵巢癌患者能够获得长期生存的可能。SOLO1结果公布之后,卵巢癌的治疗有了新的突破,业内人士都期待其能够为卵巢癌的一线治疗带来更大的改观,因为在疗效方面,奥拉帕利甚至超越了含铂化疗,因此,如果能有一个持续性的研究,其能够造就更多临床价值。从现有的RCT研究来看,能够提供给卵巢癌一线治疗的数据仍非常少,但在一些散在的病例中,我们也看见了曙光。当然,如果作为指南推荐的一线治疗,可能还需要更严格的RCT研究设计,待其结果证实之后,相信奥拉帕利会出现在指南推荐的一线治疗的队列中。


3、中国妇产科在线:那么SOLO1研究对卵巢癌治疗后续发展具有什么样的意义?


高雨农教授:SOLO1的研究结果带来了能够使卵巢癌维持一段时间不复发或晚复发的维持治疗方法,这是很多医生都期待的。除去卫生经济学因素,从疗效上来看,在所有卵巢癌治疗的药物中,SOLO1研究用到的PRAP抑制剂奥拉帕利的维持复发效果是最高的。可以注意到,卵巢癌患者中除了有BRCA1/BRCA2突变的遗传性卵巢癌患者外,还有一部分HRD患者,而HRD的患者没有BRCA的突变。但可喜的是,在实际的临床中,我们能够看到HRD这部分患者在应用奥拉帕利时,也获得了很好的疗效。因此,SOLO1研究对卵巢癌治疗后续发展带来的意义非常大,不仅在于其促进了检测手段(指BRCA基因突变检测)的跟进和靶向药与抗血管生成药的联合治疗以及其他靶向药物的联合治疗,对于HRD的患者是否能有更好的结果,我们也拭目以待。总而言之,并不是只有遗传性卵巢癌这部分患者应用奥拉帕利后能得到生存获益,因为卵巢癌的靶向治疗还有更多的可能,当我们进一步配伍和联合治疗时,另外一部分患者也有获得长期生存的可能。


4、中国妇产科在线:我们可以看出奥拉帕利维持治疗的疗效十分显著,那么它的安全性如何呢?需要对治疗的患者做什么特殊的管理吗?


高雨农教授:从安全性角度来说,但凡接受药物治疗获得疗效的同时,均会产生一定的副反应。现有的临床数据表明,奥拉帕利在推荐的剂量下存在的药物副反应主要在血液系统方面,一般出现在三个月以内,患者整体耐受性良好,在患者耐受之后可长期服用。作为维持治疗,奥拉帕利是一个比较满意的药物。我们建议对卵巢癌患者进行长期的管理,因为不仅要关注药物副反应的问题,对肿瘤的状况进行监测也十分关键,即便是没有进行维持治疗的已经完全缓解或者部分缓解的患者,也需要定期随诊。


专家简介

声明:本文为中国妇产科在线独家采编,经专家审阅后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