卵巢恶性肿瘤是死亡率最高的妇科恶性肿瘤,五年生存率较低,复发率高,严重威胁女性的生命健康。近年来,以尼拉帕利为代表的维持治疗药物在延长卵巢癌患者无进展生存期上取得重大进展,为患者带来更多获益。为探索我国晚期卵巢癌治疗精准之路、指导卵巢癌临床规范维持治疗。中国抗癌协会妇科肿瘤专业委员会出台了《中国晚期卵巢癌维持治疗共识》,在中国晚期卵巢癌维持治疗论坛暨首届CORE(Conference of Ovarian canceR Experts)上。中国妇产科在线采访到中国抗癌协会妇科肿瘤专委会候任主任委员、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妇科吴小华教授,就出台背景及意义、专家共识主要内容,包括药物选择及标记物检测在维持治疗中的原则等问题进行了讲解。


   


01.中国晚期卵巢癌维持治疗共识的背景和意义


吴小华教授:众所周知,卵巢癌是一种发现晚、容易复发的难治性肿瘤,五年生存率较低。为提高患者的五年生存率,我们临床医生就需要改变目前卵巢癌治疗模式,维持治疗就是其中的重要“策略”,而维持治疗目前也有很多“策略”,比如一线治疗后的维持治疗,以及复发后的维持治疗,在很多前瞻性III期临床研究中,均证实维持治疗可确切提高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PFS),甚至期待提高总生存期(OS),在这种背景下,我们急需一份共识来指导广大医务工作者甚至是患者,对于维持治疗的看法和方向,这是目前形势赋予我们专业委员会的职责。 


其次,目前推荐所有具有适应症的晚期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患者接受维持治疗,从而在维持患者生活质量的前提下,延长无进展生存期,有效延长无化疗间期,为进一步治疗提供机会,从而延长总生存期。 


《中国晚期卵巢癌维持治疗共识》由中国抗癌协会妇科肿瘤专业委员会发起,以肿瘤医院为主的各组成单位,各肿瘤医院的妇瘤科医生共同起草修改。希望在中国晚期卵巢癌维持治疗论坛暨首届CORE(Conference of Ovarian canceR Experts)上,通过200多名专家、40多名常委、各医院的妇科主任以及对PARP抑制剂和维持治疗比较熟悉的专家进行投票,达成共识,以更好的指导临床实践,为病人解疑答惑。在这种背景下,我们准备发布中国第一部卵巢癌维持治疗的专家共识。


02.该共识的主要内容


吴小华教授:该共识主要内容包括:什么是维持治疗、哪些人群获益、维持治疗最佳适应症、如何选择患者、或者如何选择药物等。 


我们都知道,维持治疗有很多的方法,不仅仅是PARP抑制剂,当然目前最有效、PFS延长时间最久、患者获益最大的是PARP抑制剂,但是除此以外,血管靶向治疗,甚至是化疗,甚至是内分泌治疗,同样可以使患者获益。


所以我们的共识主要以原则为主,对于适应症的选择问题、药物的选择问题以及是否行基因检测的问题。具体来讲,就是针对每个一线治疗后或者复发的患者,我们如何针对不同的时机,选择不同的药物;让患者明白,哪些药物或者靶向治疗,最适合她自己,使其获益最大。


03.维持治疗药物的选择原则是什么


吴小华教授:药物选择的第一个原则是病人获益;第二个原则是药物的毒副作用低;第三个原则是药物使用方便,因为患者有长期服药过程,口服相对静脉途径更方便;第四个原则,也是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价廉。如果药物价格便宜,口服副作用小,而且维持时间较长,就获益最大。


病人获益最大是首要原则。我们回顾晚期卵巢癌一线治疗后的维持治疗相关研究结果(SOLO1),相较于安慰剂组,PARP抑制剂组显著提高患者PFS,BRCA突变的患者获益大大增加。但是,我们期望PRIME/PRIMA的实验结果,希望增加收益人群。奥拉帕利用于一线治疗后的维持治疗在SOLO1结果发表1个月后即经FDA快速审批通道于去年12月19号获批,但是其局限于具有gBRCA 或sBRCA突变的患者,并未证实一线维持治疗使所有的卵巢癌患者获益,我们期望PRIME/PRIMA的实验结果,将证实尼拉帕利应用于一线治疗,不论是否有BRCA突变的卵巢癌患者均获益。对于铂敏感复发患者的二线治疗,分别有临床实验支持尼拉帕利等PARP抑制剂对所有的铂敏感复发卵巢癌患者有益,当然具有gBRCA和sBRCA突变者获益最大,其次是具有HRD突变者,再次是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患者。综上所述,建议卵巢癌患者根据这四项原则进行药物选择,首先是获益原则,其次是毒副作用原则、方便原则和价格原则。


04.标记物检测对维持治疗有什么临床意义


吴小华教授:对于标记物检测,我们要分情况而定,首先是一线维持治疗。SOLO1的研究结果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对于gBRCA和sBRCA突变患者,一线维持治疗提高PFS至少36个月,还期待着OS的提高,但是这些患者都是具备gBRCA和sBRCA突变的患者。所以对于新诊断的卵巢癌,或者复发性卵巢癌之前尚未做过gBRCA和sBRCA测定的,建议其做gBRCA和sBRCA测定。


其次是二线维持治疗。目前HRD、LOH的测定在我们国家尚未成熟,普通医生并不能得到这种基因测定的结果,这种基因测定一般出于研究目的,所以对于这些肿瘤标记物要不要测定,我个人认为,只要是铂敏感复发的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患者,二线维持治疗可以获益(可以不测定HRD),但是对于所有患者, 行gBRCA和sBRCA突变的检测是基本的。


另外还有其他的维持治疗手段,如血管靶向治疗(贝伐珠单抗)作为一线或者二线维持治疗时如何进行标记物检测,我们可以寻找一些非肿瘤标志物的生物标记物(biomarker),如一线治疗后存在危险因素:“没切干净”、大量腹水,或者血管密度较高等等,可能从血管靶向治疗中获益。但是也有些没有特别生物标记物的化疗患者,可能从维持治疗中获益。


【专家简介】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妇瘤科妇科主任、妇科肿瘤多学科综合诊治团队首席专家、IGCS(国际妇癌学会)教育委员会委员、亚太地区理事候选人;美国SGO(妇癌学会)国际委员会委员;中国抗癌协会妇科肿瘤专委会候任主任委员;上海市抗癌协会妇科肿瘤专委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妇科肿瘤专委会常委;中国临床肿瘤协会(CSCO)理事。


声明:本文为妇产科在线独家采编,经专家审阅后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