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明确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受体是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感染宿主细胞的“大门”之后,糖尿病患者和高血压患者普遍服用的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RAAS)抑制剂——ACEI/ARB类药物,就背上了新冠爪牙的嫌疑,即可上调ACE2的表达,从而增加严重和致命性COVID-19的风险。之后这种担忧迅速被媒体放大,部分服用ACEI/ARB类药物患者甚至擅自停药。


然而,这种担心有证据吗?2020年5月,西班牙学者发表在《Lancet》的一项特定病例人群研究,考察了RAAS抑制剂与需要住院的COVID-19风险之间的相关性。


RAAS抑制剂背上了新冠爪牙的嫌疑


SARS-CoV-2利用ACE 2作为其刺突蛋白的受体入侵人体细胞,并进行复制。ACE2又与调节血压的关键酶ACE高度同源。


有学者猜测,会使COVID-19患者病情更严重。这一猜测基于两个事实:据报道,RAAS抑制剂该类药物上调了ACE2的表达,ACE2则是SARS-CoV-2进入人体细胞的通道;重症COVID-19患者的心血管疾病患病率很高。


尽管如此,许多权威协会的立场为不要停止RAAS抑制剂的治疗。然而,由于缺乏流行病学证据,支持者不少,反对者也大有人在。


最新研究:RAAS抑制剂很冤屈 或不增加COVID-19风险


发表在《Lancet》的该项研究,在西班牙马德里7家医院的新冠住院患者中,考察了RAAS抑制剂是否真的推高了需住院的新冠风险。


在这项特定病例人群研究中,从马德里的7家医院中选择了18岁或以上的PCR确诊为COVID-19并需要住院的连续患者,这些患者于2020年3月1日~24日住院。


从西班牙初级医疗数据库(BIFAP)(最早的可及年份为2018)中为每个病例随机抽样10名患者,作为对照组,并根据年龄、性别、地区(即马德里)和入院日期(月和日;索引日期)进行配对。从病例和对照患者的电子临床记录中提取截至索引日期前当月(即当前使用)的合并症和处方信息。本研究的结局指标为COVID-19患者住院。


为了最小化适应证的混杂影响,本研究主要关注了需要住院的COVID-19与RAAS抑制剂vs其他降压药之间相关性的评估。使用条件逻辑回归计算了比值比(OR)及95% CI,并调整了年龄、性别、心血管合并症和风险因素。


研究者收集了1139例病例和11390例对照人群的数据。病例组,444人(39.0%)为女性,平均69.1(SD,15.4)岁,尽管根据性别和年龄进行了配对,但与对照相比,病例组既往存在心血管疾病(OR,1.98;95% CI,1.62~2.41)和风险因素(1.46;1.23~1.73)的比例更高。


与其他降压药组相比,RAAS抑制剂组需要住院的COVID-19的调整OR为0.94(95%CI 0.77~1.15)。ACEI(调整OR,0.80;0.64~1.00)或ARB(1.10;0.88~1.37)都未观察到风险增加。


性别、年龄、背景心血管风险,不影响RAAS抑制剂与需要住院的COVID-19之间的调整OR,而使用RAAS抑制剂的糖尿病患者,需要住院的COVID-19风险降低(0.53;0.34~0.80)。不同严重程度的COVID-19的调整OR相似。


因此,RAAS抑制剂不会增加需要住院的COVID-19风险,包括致死性病例和入住重症监护病房(ICU)的病例,不应停药来预防COVID-19重症病例。


敲黑板!不要擅自停药RAAS抑制剂


该研究采用病例-人群研究设计发现,一旦完全根据年龄、性别和心血管合并症及风险因素进行调整,需要入院的COVID-19的风险,RAAS抑制剂与其他降压药之间没有差异。RAAS抑制剂与需要入院的COVID-19风险之间缺乏相关性,在最严重的(致死病例和需要入住ICU的患者)和较轻的住院患者中,结果相似。


总之,该最新的研究支持RAAS抑制剂是安全的,不应该因为担心COVID-19风险增加而停止使用。


(选题审校:何娜  编辑:丁好奇)

(本文由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药剂科翟所迪教授及其团队选题并审校,环球医学资讯编辑完成。)


参考资料:

Lancet. 2020 May 14;S0140-6736(20)31030-8. 

Use of Renin-Angiotensin-Aldosterone System Inhibitors and Risk of COVID-19 Requiring Admission to Hospital: A Case-Population Study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2416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