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目的:观察针刺配合五行音乐疗法治疗孕妇孕晚期失眠的效果。方法:选取妊娠晚期失眠的患者40例,按随机数字法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每组20例,两组均进行孕期心理护理,治疗组配合针刺和五行音乐疗法,2周后进行组间和组内指数评分。结果:干预治疗2周后,两组患者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量表指数均较前降低,治疗组效果较著,P<0.05,有统计学差异。结论:针刺配合五行音乐疗法可使妊娠晚期患者的睡眠质量得到明显改善,值得推广。


 关键词:五行音乐疗法;失眠;针刺;妊娠期


Observation on Therapeutic effect of Acupuncture combined with Wuxing Music Therapy on Insomnia in the third trimester of pregnancy


Abstract: Objective: To observe the effect of acupuncture combined with five elements of music therapy on the treatment of late pregnancy and insomnia. Method:40 of the patients with advanced insomnia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the treatment group and the control group according to the random number method. Results: After 2 weeks of intervention, the PSQI index of the two groups was lower, the effect of the treatment group was lower, P <0.05, and there was a statistical difference. Conclusion: Acupuncture combined with five elements of music therapy can improve the sleep quality of patients with advanced pregnancy, and it is worth to promote.


Key words: five elements music therapy; insomnia; acupuncture; pregnancy


失眠是指以经常不能获得正常睡眠为特征的一类病证。主要表现为睡眠的时间和深度不足,轻者入睡障碍,或寐而不酣,或时寐时醒或醒后难以复寐,重则彻夜不眠[1]。怀孕对女性有着极特殊的意义,怀孕期间,无论是女性的心理还是生理必然发生重大变化,有研究报道睡眠质量显著下降是妊娠期妇女的一个普遍现象,以妊娠晚期更为严重,主要表现为失眠、夜醒次数增多、不宁腿综合征(夜间睡眠时四肢阵发性运动)等[2],随着失眠时间的延长,不仅会降低孕妇的免疫力,还会加重母亲的精神紧张程度和忧虑情绪,从而导致孕妇生产时产程延长,增加剖宫产和产时大出血的概率,影响胎儿的正常发育,孕妇早产的风险和低体重儿的出生比例增加,与产后抑郁症直接相关[3]。由于孕妇的体内用药受限,中医的针灸疗法与心理疗法显现出了绝对优势。我院采用针刺配合五行音乐疗法治疗孕晚期失眠效果显著,现报告如下。


1 、临床资料


研究对象为2017年5月到2018年10月就诊于我院的孕周>32周的初产妇,年龄在22到35周岁(平均 24.3±4.1),均符合美国睡眠障碍协会出版的《睡眠障碍国际分类诊断和编码手册》[4] 中失眠症的临床诊断标准。排除精神疾患、严重躯体疾患、认知障碍的患者,有先兆流产征兆的患者。符合要求的患者40例,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各20例。两组孕周、年龄、病程、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总分等一般资料相比P>0.05,具有可比性。


2 、研究方法


对照组:对患者进行常规的心理护理。通过给患者讲解孕期及产后的基本知识,使患者了解妊娠及分娩是女性正常的生理过程,降低其焦虑情绪,深入患者内心,使其讲出自己的顾虑。了解患者焦虑失眠的原因,并为其进行有效的疏导。


治疗组:在对照组基础上配合针灸及五行音乐疗法[5]。孕妇在针刺时给予聆听五行音乐“角”“徵”“宫”式治疗性音乐各10min。针刺取穴:百会、安眠穴、神门穴,内关、印堂。每日1次,5次1疗程,每2个疗程之间休息2天,连续治疗2个疗程。


3、 疗效判定标准


3.1睡眠质量评价:采用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量表(PSQI)进行判定。本量表用于评定被测试者近1个月的睡眠质量,由 19 个自评和5个他评组成,并构成7项成分,每个成份按 0-3分计分,累积各成份得分为 PSQI 总分,总分范围为 0-21 分,得分越高,表示睡眠质量越差 [6]。以 PSQI>7 分作为睡眠质量问题的参考界值。在干预前及干预2周后各进行1次PSQI量表评定。 


3.2疗效评价:参照《中药新药治疗失眠的临床研究指导原则》制定。 

治愈:每日睡眠时间>6h者,可深度睡眠,醒后精力充沛;显效:睡眠时间增加>3h,睡眠深度增加;有效:失眠症状减轻,睡眠时间增加<3h。无效:症状未见减轻或反而加重。


4 、统计学方法

应用 SPSS19.0 统计软件进行统计学处理,计数资料采用X2检验;计量资料采用 t检验, P<0.05有统计学意义。


5 、结论 


2.png

注:两组治疗前后比较,#P<0.05;治疗后两组间比较,*P<0.05,均具有统计学差异。


3.png

注:P<0.05,具有统计学差异。


6 、讨论 


6.1 失眠的中医病因病机

初次怀孕的孕妇在孕期对孩子健康有着深深的担忧,对分娩有着未知的恐惧,尤其到孕晚期,胎儿日益增大,身体渐重,各脏腑器官负荷加重,易导致阴阳气血失调,失眠发生率高于孕早期。妊娠期失眠属于祖国医学中的“不寐”,“不得眠”,“不得卧”的范畴。常见因素主要有肝郁化火,热扰心神,心神不安而致不寐;或饮食不节,宿食壅遏中焦,胃失和降导致夜卧不安;或思虑太过,损伤心脾,心血耗伤不能养心。总之,孕期失眠责之肝、心、脾三脏。


6.1.1  肝

《灵枢·本神》曰:“肝藏血,血舍魂。”血归于肝,魂亦归于肝,魂安则目暝,孕期血聚胞宫养胎,肝血相对不足,血不归肝,肝阴血虚,魂浮于外而致失眠。《内经》云“肝气郁结,气枢不转,欲伸则内扰神魂而致不寐”。孕妇妊娠晚期,情志不遂,肝郁气滞,郁而化火损伤阴液,阴虚不能潜阳而扰动心神,或疏泄太过,气血失和,使心神无所藏,均可引起不寐。[7]


6.1.2 心

《 景岳全书》云:“ 盖寐本乎阴,神其主也,神安则寐,神不安则不寐。” 心主神志,为五脏六腑之大主,神安则寐。心主血脉,主神明,人之寤寐 ,由心神控制,神动则寤,神静则寐,而阴平阳秘,气血充盈是心神调节寤寐的物质基础。妊娠期心血下行养胎,不能养神;心阴亏虚,阴虚则阳亢,阳亢而心神躁动不安,故引起不寐。


6.1.3 脾胃

《 黄帝内经》曰:“ 胃不和则卧不安,此之谓也。”脾胃为后天之本,气血生化之源,全身气机升降之枢纽。孕中晚期,胎儿渐大,中焦脾胃受胎儿压迫,另一方面,孕后喜食辛热、生冷之物,寒热交杂,易伤脾胃。气血升降受阻,脾胃不和,食欲受阻,气血生化乏源,皆可引起失眠。

脾在志为思,妊娠期对自身和胎儿的思虑较多,脾胃受损,阴血暗耗,神失养而不守舍,导致营血亏虚,不能奉养心神,发为不寐。


6.2 针灸及五行音乐治疗孕晚期失眠的机制探讨

《内经》曰“天有五音,人有五脏”,肝在音为角,心在音为徵,脾在音为宫。五行音乐疗法基于五行生克制化理论,结合中医的整体观念辨证施治。五行音乐通过五行系统对脏腑、阴阳、气血、身心等产生不同的影响,[8]《史记·乐书》记载:“音乐者,所以动荡血脉、流通精神而和正心也”。音乐可以通过激发人体的脏腑经络之气,曲调、情志、脏器达到共鸣,疏通经脉气血,调畅情志,改善脏腑功能。

《灵枢·五音五味篇》云:“宫音悠扬谐和,助脾健运,旺盛食欲;角音调畅平和,善消忧郁,助人入眠;徵音抑扬咏越,通调血脉,抖擞精神。角调可入肝,有调节气机疏泻之功。宫调可入脾,促进气血生化;徵调可入心,促进血液运行,振奋心神[9];三调结合可健脾养心,疏肝解郁,共奏安神之功。


安眠、印堂均为经外奇穴,安眠穴位于头部,是治疗失眠的特效穴,此血循行于胆经内侧,针刺此穴可使“胆和而眠安”,印堂位于督脉上,督脉直通于脑,又有支脉络肾贯心,而心脑所藏之神乃不寐之核心,二穴相配,可起到补脑安神,养心益气之功。百会穴位于巅顶,属督脉,督脉归属于脑,是调节大脑功能的要穴。头为诸阳之会,百会血则为各经脉气血汇聚之处。内关为心包经之络穴,心主血脉,又主神志,心包为心之外膜、络为膜外气血通行的道路,凡邪犯心包影响心脏的神志病和气滞脉中心络瘀阻所致病征皆取本穴。


本研究结果显示,在常规心理护理干预的基础上结合针灸及五行音乐疗法,妊娠晚期失眠得到明显改善,显著优于对照组,在这一特殊的生理状态下,中医心理综合疗法发挥了特色优势,值得推广。


参考文献:

[1]孙宏丽.引起失眠的心理因素及干预措施[J].职业与健康,2008,24(1):8 1~83 . 

[2] Hung  HM,  Tsai  PS,  Ko  SH,  et  al.  Patterns  of  predictorys  of  sleep  quality  in  Tai Wanese pregnant women[J]. MCN Am J Mater Child Nurs, 2013, 38(2): 95~101. 

[3]郑瑞双.妊娠期妇女睡眠质量与嗜睡、疲劳、焦虑、抑郁的相关性研究[D].长沙:中南大学,2011. 

[4] Thorpy MJ,Rochester MN. 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sleep  disorders: diagnostic and codingmanua [M]. American Sleep Disorders Association,1990:1~ 3

[5]林海雄,左学洁,王晓彤,等.中医五行音乐研究现状综述[J].光明中医,2015,30(8):1822-1824,

[6]路桃影,李艳,夏萍,等.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的信度及效度分析[J].重庆医学,2014,43(3):260-263

[7]周珏,许良. 不寐病五脏论治研究进展[J]. 世界睡眠医学杂志,2018,5(1):109-111.

[8] 华筱娟.五行音乐疗法联合步行训练对稳定期 COPD 患者肺康复效果的研究[D].福州: 福建中医药大学,2015

[9]潘燕军,张雅捷,谢静涛.五行音乐疗法治疗抑郁症睡眠障碍50例临床观察[J].湖南中医杂志,2016,32(10):60-62


李星简介

图片1.png

主治医师,硕士研究生,毕业于天津中医药大学,师从全国十大妇科流派之一哈氏妇科传人哈孝廉、张吉金教授。在国家核心期刊发表多篇论文,擅长月经病(月经不调、PCOS、崩漏、痛经等)、产后病(产后缺乳、产后身痛、产后恶露不绝等)及各种妇科杂病的诊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