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文教授

 

1、妇产科在线:晚期卵巢癌具有反复复发的特点,经过以手术和化疗为主的初始治疗,约70%的患者会在2年内复发,您认为化疗在晚期复发卵巢癌的治疗中存在哪些局限性?

 

狄文教授:晚期复发卵巢癌患者化疗的局限性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1)有些患者具有化疗指征,但一般身体条件差,具有严重的合并症,如血小板低、肝肾功能异常、KPS评分低等,无法耐受足量足疗程的化疗。

(2)随着化疗次数增多,患者不可避免会出现耐药,有数据显示PSOC和PROC患者化疗的ORR分别只有40%和11.8%。

(3)化疗存在毒性累积效应,经过多周期化疗后,可能出现严重的骨髓抑制、消化道不良反应等,从而无法耐受。

(4)患者对化疗的恐惧。有数据显示,大约30%的复发卵巢癌患者惧怕化疗,实践中这个比例可能要更高一些。此外,患者的恐惧程度不同,有些患者经过心理疏导,可以继续接受化疗,但有些患者坚决拒绝化疗,这是临床治疗中很难逾越的心理问题。


2、妇产科在线:2020年ESMO会议中公布的PARP抑制剂帕米帕利102研究数据,在PSOC和PROC患者的单药治疗中均显示出了优越的ORR和DOR。您觉得这是否能够帮助您应对临床上化疗带来的局限性问题?

 

狄文教授:在102研究中,PARP抑制剂帕米帕利单药治疗BRCA突变阳性、既往接受过≥二线治疗的晚期卵巢癌患者,PSOC患者的ORR可以达到64.6%,mDOR达到14.5个月,PFS达到15.2个月,效果相当理想。PROC患者的ORR也可以达到31.6%,mDOR达到11.1个月,PFS达到6.2个月,相对于PSOC患者效果稍差,但目前对于PROC患者并没有很好的治疗方法,化疗的ORR仅在10%左右,因此,帕米帕利在这部分患者中的疗效仍然是十分确切的。


以往,手术+化疗是卵巢癌患者的经典治疗方案。调研发现,大约30%~60%的复发性卵巢癌患者由于不耐受或者恐惧化疗,而不能坚持化疗,导致提早复发或预后较差。基于102研究,对于BRCAm的3线或者以上的卵巢癌患者,可以考虑使用PARP抑制剂帕米帕利来进行治疗。


3、妇产科在线:在BRCAm铂敏感的患者中,其中有部分患者是化疗预后不佳人群,或者是对化疗的耐受和意愿度较差的患者。对于这些患者,您是否会考虑PARP抑制剂治疗?

 

狄文教授:在BRCAm铂敏感患者中,有部分患者化疗效果较差,如手术未达到R0、PFI为6~12个月、前次化疗结束后CA125>15 U/ml以及3线以上的患者,可以考虑使用PARP抑制剂治疗。其次,有部分患者对化疗不耐受,如年纪大、基础条件差、肝肾功能不全、心脏病、对化疗过敏的患者,也可以使用PARP抑制剂进行治疗。对于身体条件允许但不愿意接受化疗的人群,建议首先进行沟通,做思想工作,尽量让患者能够接受化疗。若患者坚决拒绝化疗,再考虑使用PARP抑制剂治疗。

 

4、妇产科在线:不同的PARP抑制剂有不同的特点,百济神州自主研发的帕米帕利在作用机制上有三大特点:(1)目前唯一非药物泵(P-gp) 底物的PARP抑制剂,存在抗耐药性;(2)对PARP1和PARP2酶具有强效高选择性;(3)有更强的血脑屏障穿透能力。在您看来,帕米帕利的这些机制特点能为临床带来哪些价值?

 

狄文教授:不同的PARP抑制剂有不同的作用特点,适用于不同的人群,疗效和安全性也有一些差异。PARP抑制剂帕米帕利是百济神州自主研发的国产药物,其作用机制特点之一,它是目前唯一非药物泵(P-gp)底物的PARP抑制剂,这意味着药物进入细胞后不易被泵出,因此可以保持细胞内的药物浓度处在相对稳定的状态,保证疗效,这可能与其优越的ORR和DOR有关。同时,这一特点还赋予帕米帕利抗耐药性,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耐药发生的可能,因此对化疗或其他PARP抑制剂耐药的患者,或许可以尝试使用帕米帕利,但仍需更多临床研究来验证。特点之二是对PARP1和PARP2酶有高选择和高捕获能力,可以更加高效地发挥抗肿瘤作用。特点之三是有更强的血脑屏障穿透能力,对卵巢癌脑转移患者可以发挥出更好的疗效,传统的化疗药物对血脑屏障的穿透能力也较差。临床在选择PARP抑制剂时,要综合考虑患者的个人情况和不同PARP抑制剂的特点,从而做出最适合患者的选择。

 

狄文教授
狄文 教授

【专家简介】狄文,医学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现任上海市妇科肿瘤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学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妇产科医师分会副会长,上海市母婴安全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上海市医师协会妇产科医师分会会长,上海市医师协会妇科肿瘤分会副会长、上海医学会妇产科学分会顾问,上海医学会妇科肿瘤学分会前任主任委员,《中华妇产科杂志》副总编辑,《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上海医学》副主编以及多个杂志的编委。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十三五”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规划教材《妇产科学》主编,规划教材《妇产科学》(五年制第九版、八年制第三版)副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