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产科在线:感谢两位教授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参加我们的访谈。2020年4月25日,由中华医学会妇科肿瘤学分会组织编写的《卵巢癌PARP抑制剂临床应用指南》在线上隆重发布。谢幸教授您好,您作为执笔专家参与了该指南的撰写,您认为该指南的发布对卵巢癌的诊治来说具有怎样的意义?其发布后将对临床卵巢癌治疗以及PARP抑制剂的应用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谢幸教授:我们都知道卵巢癌是妇科恶性肿瘤中预后最差的肿瘤之一。长期以来,妇科肿瘤领域的医生们一直致力于改善卵巢癌患者的预后,包括改进和规范手术方法、寻找新的治疗药物等。尽管近几十年来我们为改善卵巢癌患者的预后做了诸多努力,但患者的预后并没有得到明显改善。


近年来,随着卵巢癌靶向治疗药物的研发上市,尤其是以PARP抑制剂为代表的靶向治疗药物应用于临床后,使卵巢癌的治疗有了重大进展。PARP抑制剂在卵巢癌治疗中的应用不仅改变了卵巢癌以往的治疗模式,同时也使患者的预后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因此,PARP抑制剂在世界范围内开始广泛应用于卵巢癌治疗中。


为了规范PARP抑制剂的使用,中华医学会妇科肿瘤分会结合国内外PAPR抑制剂的应用经验,同时考虑到中国的国情后制定了中国的《卵巢癌PARP抑制剂的临床应用指南》。制定该指南最重要的意义之一就是希望其能够指导医生规范地使用PARP抑制剂,从而达到我们的最终目的:使卵巢癌患者的预后能够得到切实的改善。


妇产科在线:孔教授也参与并主持了《卵巢癌PARP抑制剂临床应用指南》线上的发布会议,同时您也是该指南的执笔专家之一,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目前卵巢癌维持治疗中存在哪些问题?您们撰写该指南的初衷是什么?


孔北华教授:卵巢癌是妇科三大恶性肿瘤之一,虽然其发病率排在第三位,但是病死率却排在第一位,其主要原因在于,卵巢癌的早期诊断十分困难,70%的患者就诊时已经是晚期。既使经过标准的手术治疗和化疗,70%的患者仍在三年之内复发,复发后的患者经过治疗,部分患者可以完全缓解或者部分缓解。但随着治疗次数的增加,由于耐药问题的发生,患者缓解的时间会越来越短,复发的时间也越来越提前,这样的反复复发最终会导致患者无药可用,最终死亡。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卵巢的维持治疗没有太大的进展,但近年来,PARP抑制剂的问世为卵巢癌的维持治疗带来了曙光,PARP抑制剂主要是应用于卵巢癌的维持治疗,在初始手术和化疗后进行PARP抑制剂维持治疗可以使患者复发和死亡风险降低60%-70%,使患者的复发时间推迟三年以上。


以PARP抑制剂为代表的靶向治疗对于卵巢癌临床是一项重大进展。PARP抑制剂维持治疗已经成为卵巢癌标准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PARP抑制剂在国内临床已经广泛应用,但如何选择PARP抑制剂的适应症,如何保障用药安全,需要一个规范性的指导性文件。因此,基于以上问题,中华医学会妇科肿瘤分会组织了专家团队,通过全面复习目前全球卵巢癌治疗领域的循证医学证据,在结合我国囯情和临床实际基础上,进行充分讨论制定了中国的PARP抑制剂诊疗规范性文件——《卵巢癌PARP抑制剂的临床应用指南》。


妇产科在线:《卵巢癌PARP抑制剂临床应用指南》发布后,中华医学会妇科肿瘤分会联合北京康华中西医发展基金会也同步发起了指南巡讲活动。谢教授能否与我们分享一下该巡讲活动的开展形式和目的是什么?


谢幸教授:此次巡讲活动是基于指南进行的,我们都知道任何一个指南发布后如果仅存在于文件中,一些基层的医生很难从中获益,因此,我们应该不断地进行巡讲与宣传,解读指南中的重点内容,以此来加强指南对临床的指导意义。我们的巡讲会议是由中华医学会妇科肿瘤学分会联合北京康华中西医发展基金会共同举办,巡讲主要分为两个部分,第一是对指南的内容进行解读。第二是筛选出一些优秀病例与妇产科的同道们进行分享,以期大家能够结合实际病例更好地理解指南的内容。希望通过我们的巡讲,能够让更多的妇瘤医生关注到卵巢癌PARP抑制剂维持治疗对患者的治疗优势,同时也能够解决大家在为患者治疗的过程中遇到的一些问题,最终使患者获益。


妇产科在线:孔教授,请分享一下《卵巢癌PARP抑制剂临床应用指南》指南与NCCN国际指南有哪些不同之处?请您解读一下国内指南中对于一线维持治疗的循证证据及推荐意见?


孔北华教授:美国的NCCN指南在今年新增了对尼拉帕利和奥拉帕利联合贝伐珠单抗用于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的推荐,分层因素是患者在初始化疗中是否应用贝伐珠单抗以及是否存在BRCA 基因突变,而我们中国的指南在此基础上加入了同源重组缺陷(HRD)这个分层因素。


增加HRD这一分层因素是基于PRIMA 研究和PAOLA-1研究的结果,BRCA 基因突变不能包括所有HRD,只能反映HRD的一半患者的状态,而HRD才是决定患者应用PARP抑制剂之后是否能够长期获益的关键。


目前我国市场上HRD临床检测技术还不够成熟,但是我们相信这项技术很快就能在中国临床上落地,因此超前性地将其作为分层因素,以期对于卵巢癌患者的治疗更加精准,更加精确地划分患者的获益程度。目前国内已有几个HRD检测产品正在推向医疗市场。


除此之外,选择何种临床分期的患者应用,目前已有的研究都是基于临床III期、IV期的患者,尚没有II期患者的应用数据,因此,对于临床II期患者,我们给予了低等级的推荐。对于组织学类型的推荐,也主要是推荐用于高级别浆液性癌和子宫内膜样癌。对于其他组织学类型的上皮癌,仅仅是低等级的推荐用于HRD阳性的部分患者。


【专家简介】
1.png
2.png

声明:本文由中国妇产科在线独家采编,专家审阅后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