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简介】

邹冬玲,副主任医师/副主任,硕士生导师,重庆市肿瘤医院/重庆大学附属肿瘤医院。


美国希望之城国家医疗中心访问学者,美国辛辛那提大学癌症研究所访问学者。担任中国抗癌协会妇科肿瘤专委会委员兼秘书,中国抗癌协会青年理事会理事兼轮值秘书长,中华医学会肿瘤专委会青年委员,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妇科肿瘤防治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医促会妇产科专委会青年委员会常务副主委,中国研究型医院协会妇科肿瘤专委会青年委员,中国优生科学协会肿瘤生殖分会委员,北京医学奖励基金会妇科肿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健康促进会宫颈病变与宫颈癌防治专家委员会委员,重庆医师协会肿瘤分会委员兼秘书,重庆市青年联合会委员,重庆市卫计委医学高端后备人才,《中国肿瘤临床》青年编委,《医学参考报》青年编委。


在SCI及国内外高档次杂志上发表论文10余篇,主编论著1部,副主编1部,参编5部。


2013、2014年两次获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分会“中华肿瘤明日之星”,2015年获共青团中央全国“最美青工”称号,2015年获得月度“重庆感动人物”。

1、中国妇产科在线: 以奥拉帕利为代表的 PARP 抑制剂作为卵巢癌治疗近 30 年的重大突破,请问您认为从目前来看,PARP 抑制剂对卵巢癌临床治疗带来了什么改变?


邹冬玲教授: PARP 抑制剂是卵巢癌药物治疗史上第一个有准确靶点和生物标志物的小分子靶向抑制剂,也是继铂类化疗之后,卵巢癌治疗中的最重要的里程碑。提到PARP 抑制剂对卵巢癌的贡献,首先会想到奥拉帕利。基于Study42的研究结果,奥拉帕利成为FDA首个批准用于复发性卵巢癌的PARP抑制剂,主要推荐用于≥3线化疗的携带BRCA突变的卵巢癌患者的单药治疗(非维持治疗)。

 

SOLO-2是一项随机、双盲、全球多中心的III期临床研究,主要评估单药维持对铂敏感复发 BRCA 突变卵巢癌的疗效。结果显示,与安慰剂相比,奥拉帕利治疗组PFS显著改善,且安全性耐受性良好,为铂敏感复发卵巢癌的维持治疗提供证据支持。有幸的是,我们中心也是SOLO2的研究中心之一。

 

在此之前,Study19的研究结果和后续分析显示,non-BRCAm 患者也可以从奥拉帕利治疗中获益。

 

后来,根据ARIEL3和NOVA等其他相关研究,其他PARP抑制剂也相继获FDA批准,可以用于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NCCN指南也根据这些研究的数据结果,推荐三种PARP抑制剂用于卵巢癌铂敏感复发化疗缓解后的维持治疗。

 

2、中国妇产科在线:除了目前已获批的三种 PARP 抑制剂用于复发性卵巢癌适应症之外,您觉得 PARP 抑制剂在卵巢癌治疗方面是否有一些新的研究进展?

 

邹冬玲教授:最近,卵巢癌PARP抑制剂治疗领域的重磅消息就是SOLO1的研究结果。SOLO1是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多中心的Ⅲ期临床研究,从入组至今,仍然没有达到研究终点,中位随访41个月之后,仍有一半以上的患者没有复发,这使得我们非常震惊。

 

大家都知道BRCA突变可预示患者预后,相对而言,BRCA突变患者接受PARP抑制剂治疗的预后较好,入组SOLO1的患者前期都有进行BRCA基因检查。该研究主要评估与安慰剂相比,奥拉帕利(300mg bid))作为一线单药维持治疗在新诊断BRCA1/2突变的高级别浆液性或子宫内膜样卵巢癌患者中的疗效和安全性。目前,奥拉帕利组的中位PFS还没有达到。而发生疾病进展患者,奥拉帕利组的PFS2也显著长于安慰剂组,也就是说,奥拉帕利用于一线维持治疗为患者带来的获益是长久性的。基于SOLO1的研究结论,2019年NCCN指南已经将奥拉帕利写入中晚期卵巢癌的一线维持治疗之中,无论是gBRCA突变还是sBRCA突变患者,都可以将奥拉帕利作为一线维持治疗。

 

3、中国妇产科在线: 今年 PARP 抑制剂还有哪些研究值得期待?


邹冬玲教授:比较期待的研究,首先是PAOLA-1,PAOLA-1是关于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的研究。该研究是一项针对不论是否有BRCA基因突变的卵巢癌患者的III期临床试验,旨在探索奥拉帕利联合贝伐单抗在新诊断晚期卵巢癌患者维持治疗中的安全性和疗效。自PARP抑制剂使用以来,双药联合治疗的倡议越来越多。PARP 抑制剂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治疗,可能起到1+1≥2的疗效,能够在很大程度上提高治疗效果。

 

另外一个值得关注的研究是 Study4,目前已有结果报道。该研究主要评估奥拉帕利联合西地尼布用于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的治疗疗效与安全性(非维持治疗),目前研究结论提示对于BRCA突变患者,单药与联合治疗的疗效是相当的,无BRCA突变患者则联合治疗是更显著获益的,也就是说,对于BRCA突变的患者,使用奥拉帕利单药已经能够达到较好的疗效,对于没有BRCA突变的患者,奥拉帕里联合西地尼布治疗可以达到更加显著的效果。

 

此外,还有一个临床医师比较关注的问题,就是PARP抑制剂的耐药问题以及 PARP抑制剂使用后能否再次使用的问题。在曾经使用过一线PARP抑制剂之后再次使用PARP抑制剂,二线复发后是否还能应用PARP抑制剂?或者是再次应用 PARP 抑制剂能否起到首次应用的疗效?其毒副反应是否会叠加?会不会有交叉现象?这些都是我们所关注的。这就不得不提到奥利奥(OReO)研究,该研究纳入曾经在前一线使用PARP抑制剂再次复发后的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再次化疗并检查BRCA突变状态后,分安慰剂组和奥拉帕利维持治疗组,进行对照研究。很期待这项研究最终结果数据,无论是疗效方面还是安全性方面。


声明:本文为中国妇产科在线原创稿件,经专家审阅后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