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2日-5日,致力于提高人们对于辅助生殖技术及其治疗方案的认知的Aspire 2019亚太地区生殖医学学术会议于香港召开。中国妇产科在线(www.cogonline.com)作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妇产领域专业学术媒体与服务平台,携手致力于学术传播的跨国医药企业益普生为您带来现场报道。会议期间,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朱依敏教授接受中国妇产科在线的现场专访。朱教授对IVF子代安全性的相关研究的相关内容进行分享。


【专家简介】朱依敏教授,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生殖内分泌科主任。浙大求实特聘学者,浙江省医学重点支撑学科(生殖内分泌)学科带头人 ,浙江省辅助生殖质控中心常务副主任 ,从事妇产科科研、教学、临床工作30余年,专攻生殖内分泌、生殖微创、辅助生殖技术。致力于生殖内分泌疾病及辅助生殖技术安全性的临床研究和新技术的开发,创建了国内首个ART母儿随访中心,建立了由简及繁的生殖心理咨询、药物治疗、微创生殖功能修复、助孕技术及其跟踪随访逐步递进的生殖治疗体系。发表相关文章80余篇,参编10余本书籍,获国家或省部级20余个科研项目,以及国家和省部级科研成果奖多项。


   

△观看采访视频,尽享大咖观点

 

在Aspire 2019亚太地区生殖医学学术会议中,朱依敏教授团队交流分享了多个“IVF子代安全性的相关研究”,结合大会这方面的话题,朱教授为大家进行了以下几方面的解读:

 

1)母亲体重对子代健康方面的影响。对于不孕患者,存在各种各样的原因,其中一项就是备孕女性的体重问题,这不仅关系到女性自身健康,也有可能会影响到子代健康。在会议中有学者讲到,行IVF的女性要进行生活方式的调整。朱教授认为这非常有道理,其团队在研究中发现,母亲体重增加,会对子代的认知及智力方面产生一定的影响,且就此对IVF出生的孩子随访了十几年,值得大家关注。

 

2)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对子代健康的影响。IVF-ET过程中,往往需要促排卵,一部分患者因此会发生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朱教授团队对IVF-ET时发生卵巢过度刺激综合征或卵巢刺激敏感女性的子代进行随访研究。通过对3-6岁的孩子研究发现,这类女性的子代在血压及脂质代谢方面与正常出生的子代相比,存在一定问题,血压有增高趋势,预示着在其今后的成长过程当中,可能存在这方面的风险,需要大家关注。

 

3)夫妇高龄对子代健康的影响。随着国内二胎政策的放开,高龄父母的生育愿望越来越强烈,有些需要通过辅助生殖技术完成生育,朱教授对此很关注,并携团队进行研究,初步研究发现高龄父母通过辅助生殖技术生育的子代在情绪、认知方面与年轻父母正常生育的子代还是存在一定差异的。进一步的研究结果,将会后续总结发表。

 

4)IVF中多胎妊娠减灭术后的子代健康影响。目前来讲,IVF女性大部分需要促排卵,在促排卵过程中,会有多个卵泡发育,得到多个胚胎,一般移植1-2个,多次移植失败的,可以移植3个,1996年开始行多胎妊娠减灭术。朱教授对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生殖医学中心中进行多胎妊娠减灭术的500多例患者的产科结局、新生儿状态进行随访分析。研究发现无论是三胎减成双胎或者是单胎,与自然双胎与单胎进行比较,产科结局相对较差,表现为早产发生率高,低体重儿出生比率高;减成双胎和减成单胎相比较,减成单胎的产科结局优于减成双胎的产科结局,减成单胎的妊娠时间较长,大部分可以达到足月。研究提示,在行胚胎移植时,要尽可能控制胚胎移植数目,单胚胎移植优于双胚胎移植。

 

声明

本资讯是由益普生医学团队编辑/医疗卫生专业人士撰写提供,旨在用于医疗卫生专业人士间的学术交流,不支持以任何形式转发给非医疗卫生专业人士;如有违反,责任自负;转发给其他医疗卫生专业人士时,也请自觉保护知识产权。


本资讯的内容不能以任何方式取代专业的的医疗指导,也不应被视为诊疗建议。内容中出现任何药品并非为广告推广目的,医疗卫生专业人士如进行处方,请严格遵照该药品在中国批准使用的说明书。益普生不承担任何相关责任。

DIP-CN-000760 201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