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通用名不同】

Folic Acid是合成叶酸,它的通用名为蝶酰谷氨酸,是人工合成的叶酸。

Folate是活性叶酸,它的通用名是5-甲基四氢叶酸,是天然果蔬中提取的叶酸经还原、甲基化后得到的活性叶酸。


【2、代谢途径不同】


Folic Acid与Folate代谢步骤也有很大差别:

Folic Acid合成叶酸,在肝脏处进行代谢。体内首先转化为蝶酰多聚谷氨酸,进而转化为蝶酰多谷氨酸,然后转化为四氢叶酸,进一步转化为5,10亚甲基四氢叶酸,在体内亚甲基四氢叶酸还原酶(MTHFR)作用下,转化为5-甲基四氢叶酸后,被人体吸收和利用。


 Folate活性叶酸,是5-甲基四氢叶酸,无需代谢,直接在小肠处被人体吸收和利用。


需要注意的是,传统意义上认为叶酸预防出生缺陷,并不是Folic Acid的作用,而是合成叶酸转化成5-甲基四氢叶酸后发挥的作用,为人体甲基化(包括DNA合成与修复,调控基因表达等)提供甲基,参与血红蛋白合成,DNA合成与修复,达到预防出生缺陷及贫血的效果。而Folate本身就是5-甲基四氢叶酸,无需代谢,可直接被人体吸收和利用,提供甲基供体,预防出生缺陷。


由于代谢途径的不同,吸收率也有很大差异。


【3、吸收率不同】



2013年发表在《PLOS ONE》的文章①分析了来自中国10个地区15357名汉族人群叶酸代谢基因突变率。结果显示:MTHFR基因野生型CC(酶活性100%)仅21.6%,杂合突变型(酶活性65%)占总人群的48.6%,纯合突变型TT(酶活性35%)占总人群的29.8%,CT与TT型人群(合计78.4%)酶活性低,不能将摄入的叶酸(Folic Acid)完全代谢,转化出真正有用的活5-甲基四氢叶酸,从而造成中国人叶酸普遍缺乏现象的发生。


而活性叶酸(Folate)直接是5-甲基四氢叶酸,可以绕过叶酸代谢环节,直接被人体吸收和利用,因此,叶酸代谢障碍患者也可以很好的吸收和利用。

医维他活性叶酸,无需经过任何代谢,直接在小肠处被人体吸收和利用。


【4、副作用不同】

合成叶酸(Folic Acid)会掩盖维生素B12的缺乏,耐受上限为1mg/天,且大剂量可能会增加癌症风险;

2017年营养学界权威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影响因子:6.504)发表了一篇《Total folate and unmetabolized folic acid in the breast milk of a cross-section of Canadian women》②文章,对加拿大妇女乳汁叶酸含量进行分析,结论令人震惊:随着合成叶酸(Folic Acid)补充剂量的增加,未代谢叶酸(UMFA)含量显著增加,而真正发挥作用的5-甲基四氢叶酸比例在下降。该研究总结:


合成叶酸口服剂量达到260-280ug/d,就会使肝脏代谢能力饱和,使血液中出现未代谢叶酸(UMFA),造成潜在毒性;


 未代谢叶酸(UMFA)会通过竞争乳腺上皮叶酸受体α,从而抑制5-甲基四氢叶酸进入母乳,因此叶酸(Folate)并非越吃越多,反而“越吃越少”;


合成叶酸(Folic Acid)补充剂≥400ug并不推荐,因为此剂量超过了叶酸生理代谢能力,反而造成母乳中真正发挥作用的活性叶酸(Folate)含量的降低。


补充叶酸人群(B组)总叶酸含量,未代谢叶酸含量均高于未补充人群(A组),真正供应甲基的5-甲基四氢叶酸比例反而下降(A组55% vs B组37%)


随着叶酸补充量的增加,孕期及哺乳期女性获益逐渐降低,甚至弊>利(血液中未代谢叶酸(UMFA)含量超过活性叶酸含量,未代谢代谢叶酸在血液中沉积,可能引发潜在毒性作用)


活性叶酸Folate,本身就是5-甲基四氢叶酸,可以直接被人体吸收和利用,提高血清中5-甲基四氢叶酸水平,无耐受上限,无副作用,能够更好的预防出生缺陷③,降低同型半胱氨酸水平④。了解更多,请关注微信公众号yiweita2018

【5、产品不同】

目前市面上在售均为合成叶酸,2019年4月,中国首款活性叶酸产品医维他正式上市。医维他果蔬活性叶酸是从果蔬中提取的5-甲基四氢叶酸,无需代谢,直接被人体吸收和利用。医维他针对孕期不同阶段营养需求,以活性叶酸为核心,综合营养,分段设计,协同促进叶酸吸收,医维他Ⅰ型(针对备孕/孕早期),医维他Ⅱ型(孕中晚期/哺乳期)。


医维他果蔬活性叶酸是目前国内唯一通过正规渠道上市活性叶酸产品,在全国各级医院及药店有售。为了您和家人的健康与安全,请认真正规渠道活性叶酸产品——医维他。


【全国招募】


医维他致力于打造专业营养品牌,现全国诚招各省/地/县/医疗合伙人,临床急需,疗效确切,模式成熟,给予合伙人及其团队全方位支持。有意者请联系24小时服务热线:400-623-8868,或联系销售负责人:林总13825071119(微信同号)

参考文献:

①Yang B , Liu Y , Li Y , et al. Geographical Distribution of MTHFR C677T, A1298C and MTRR A66G Gene Polymorphisms in China: Findings from 15357 Adults of Han Nationality[J]. Plos One, 2013, 8(3):e57917.

②Page R , Robichaud, André, Arbuckle T E , et al. Total folate and unmetabolized folic acid in the breast milk of a cross-section of Canadian women[J].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2017:ajcn137968.

③Obeid R, Holzgreve W, Pietrzik K. Is 5-methyltetrahydrofolate an alternative to folic acid for the prevention of neural tube defects?[J]. Journal of Perinatal Medicine, 2013, 41(5):469-483.

④Duthie S J , Horgan G , Roos B D , et al. Supplementation with [6S]-5-methyltetrahydrofolate or folic acid equally reduces plasma total homocysteine concentrations in healthy women.[J].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2004, 79(3):473-8


声明: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