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卵巢癌是一种来源于卵巢的恶性肿瘤,是严重威胁女性健康的妇科三大恶性肿瘤之一,致死率高居妇科肿瘤榜首。临床一经诊断,往往为晚期,且临床复发率高。发现晚、复发率高、铂耐药后无有效治疗手段等问题一直困扰临床医生和患者多年。维持治疗是在完成规定的化疗疗程数达到完全或部分缓解后继续实施的治疗,其目的是延长初始化疗的疗效来延缓或阻止复发。PARP抑制剂在卵巢癌一线和二线维持治疗中的应用被证明可显著延长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开启了卵巢癌维持治疗新时代。近日,中国妇产科在线采访到中国医科大学肿瘤医院(辽宁省肿瘤医院)副院长王丹波教授,就卵巢癌维持治疗的相关问题进行了盘点讨论。


采访视频


   

1、中国妇产科在线:卵巢癌是最难治疗的妇科肿瘤之一,以往主要以手术和化疗为主,2018年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在国内上市,适应症为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患者的维持治疗,请问王丹波教授,什么是卵巢癌维持治疗?为什么需要进行维持治疗?


王丹波教授:卵巢癌的确是妇科肿瘤中预后最差的一种恶性肿瘤,70%以上的患者发现时已是晚期,治疗后容易反复复发,且预后不良,5年生存率一直偏低,所以卵巢癌的治疗 “前路漫漫”。

维持治疗一直是卵巢癌治疗中一个永恒的话题。所谓维持治疗,就是患者在初始治疗完成以后继续实施的治疗。初始治疗后85%以上的患者都能获得较好的缓解,甚至达到CR(肿瘤完全消失)的程度。但即便如此,大部分患者仍然面临着迟早会复发的问题。所以,如何延长复发间隔,就涉及到维持治疗。维持治疗对于延长卵巢癌复发间隔有重要作用,一旦卵巢癌复发,其复发间隔决定了其治疗手段,若患者为6个月以上的复发,则为铂敏感复发,而6个月以内的复发,则为铂耐药复发。卵巢癌的化疗非常规范,铂敏感是化疗有效的重要因素,而维持治疗延长的复发间隔,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达到保持“铂敏感”的效果,使卵巢癌复发后的再治疗对铂类化疗依旧有好的治疗反应,从而有一个好的预后。总之,停药到复发的时间越长,铂敏感性越好,后续的治疗效果更理想,因此,维持治疗延长卵巢癌复发间隔具有重要意义。



2、中国妇产科在线:我们都知道,肿瘤通常具有比较大的异质性,卵巢癌患者也可以分为很多类型,请问什么样的患者适合维持治疗?


王丹波教授:维持治疗有两个层次的概念。卵巢癌的初始治疗是规范或理想的手术,即R0肿瘤细胞减灭术,残余病灶<1cm,同时给予系统规范的化疗。所有肿瘤,包括卵巢癌在内,的确存在异质性的问题,有的患者有原发耐药的问题,即初次化疗就耐药,但是大部分新诊断患者(>85%)对化疗比较敏感,有良好的反应。在初始治疗结束以后给予维持治疗,以延长复发间隔,是维持治疗的第一层次,即初始治疗以后的一线维持治疗。第二个层次是在卵巢癌复发之后,首先需要确定是铂耐药复发还是铂敏感复发,在第一次复发之后还可能有第二次、第三次复发,总体规律是复发间隔越来越短,治疗起来会越来越棘手,患者由铂敏感逐渐发展为铂耐药。因此,在铂敏感复发的治疗中给予维持治疗,让下一次复发的时间延后,是第二层次的维持治疗。总之,目前维持治疗的理念主要集中于这两个层次,一是初始治疗以后,二是铂敏感复发治疗以后,其最终目标,都是尽量延长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推迟复发)及总生存时间。




3、中国妇产科在线:目前来看,维持治疗方案的选择有哪些?您在临床选择维持治疗方案时会考虑哪些因素?


王丹波教授:维持治疗是一个永恒的话题,这些年来临床医生对维持治疗的了解经历了“认识-失望-再认识-再失望”的过程。在靶向药物逐渐受到关注之后,非特异性的靶向治疗曾是卵巢癌维持治疗的首选,其主要代表为血管生成抑制剂——贝伐单抗,但是客观来说,其在临床上的应用并不广泛,这与贝伐单抗的副作用较大,患者在维持治疗中难以坚持有关,与贝伐单抗相对应的同类国产抗血管生成抑制剂艾坦,也面临同样的问题。


另外,化疗药也曾作为维持治疗的手段之一。以往卵巢癌规范化疗的一线方案是紫杉醇+铂类,所以紫杉醇也曾是维持治疗的药物,但从统计学的结果来看,紫杉醇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不仅如此,最近的理论认为除铂类耐药外,紫杉醇也有耐药问题。所以,紫杉醇的维持治疗,滞留在了理论层面,并未推广使用。

 



而令大家兴奋的是,在今年ESMO会议上公布的SOLO-1结果,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在一线维持治疗中的应用,使临床医生和卵巢癌患者看见了新的曙光,在卵巢癌患者的维持治疗领域开辟了一片新天地。从SOLO-1临床试验的结果来看(延长中位PFS达3年),奥拉帕利明显延长了卵巢癌患者初始治疗后的复发间期,在维持治疗上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而其在复发后的维持治疗中的应用早就得到了国际认可(基于Study19和SOLO-2研究结果)。SOLO-1证实其在一线维持治疗中的理想疗效,给将来卵巢癌的治疗带来了新的希望。更值得高兴的是,奥拉帕利的副作用也很小,其主要存在轻度的胃肠道反应和可恢复的血液毒性反应,患者完全可以耐受。从长期用药方面来看,药物的安全性十分重要,因此,卵巢癌患者的维持治疗,真的可以“脚踏实地”的实施了。


目前,所有的PARP抑制剂包括奥拉帕利对于患者来说最大的应用障碍在于患者的经济承受能力,PARP抑制剂的价格整体来说偏贵,如果没有经济问题,应用的患者会非常多。希望国家和相关公司能够洽谈,早日将这类创新药物纳入医保,替患者解决经济负担问题。另外,从实验数据来看,有BRAC基因突变的患者应用效果最为理想,延长复发间期时间最优,但是对于其他没有BRAC基因突变的铂敏感患者也有一定效果,所以其应用范围非常广。



声明:本文为中国妇产科在线独家采编,经专家审阅后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