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科徐焕主任医师:让那些家庭幸福完整 ,是我最大的心愿

作者:唐晔 单位: 来源:晔问仁医 编者:
2018-6-22 阅读

徐焕,复旦大学附属红房子医院产科主任医师,病区主任。擅长产科常见病、多发病及疑难病例的诊治,并擅长围产期保健及高危妊娠的诊治。


采访笔记


“半夜里守着危险期产妇的时候,我就想,人活在世上,总是一道一道坎要过,你想一战通关绝无可能。若干年以后,她们也许会为自己拼尽全力的那几个小时生死之旅,感动或是伤感,但在那一刻,任何女人都是伟大的。”近日,徐焕医生在接受晔问仁医采访时这样说。


徐焕,红房子医院产科主任助理,病区主任。


她出生在江西一个医生家庭,深受父母影响,别无选择就念了医科大学,并且曾与做过省神经外科主委的父亲在一家医院工作。她还记得刚进妇产科那阵,隔三差五去观摩父亲以及其他师长的手术,“他在手术台上,气场十足,瞥见我进手术室就是两眼一瞪。我不知道他这是讨厌还是欢喜。后来他对别人说,女儿挺像我。”


她对产科最初的心理印迹,其实是恐惧。“值夜班是噩梦,总是刚躺下就又起来,一个晚上要折腾六七次,实在困得不行,但还得像打鸡血一样跳起来。”所以,她后来大多数时间都喜欢妇科,直到几年前,兜兜转转又回到产科。“现在理解的产科,与以往截然不同了,产科医生,首先应是一位擅于抽丝剥茧,经验丰富的内科医生。”


她说,产科是用来磨性子的,这些年,越磨越细,越磨越韧,越磨越像水。“有时候我也着急,但是别人瞧不出来,遇到冲突,我也会挺身而上,眉头不会皱一下。”


她最明白这件白衣的使命,必须有惊无险的把那些无法顺产,遭遇险情的女人,变成母亲。“我爱她们,怀孕的母亲都是可爱的,有时候摸一下她们的大肚皮,就是那种海平面旭日喷薄欲出的兴奋感,这种感觉,产科做了许多年还会有。”


她见过产房门口的喜怒哀乐,见过形形色色的表情。许多年前,她亲眼看见一个年轻丈夫哭得肝肠寸断,“妻子羊水栓塞死在手术台,孩子是试管婴儿,活下来了,但与妻子从此阴阳相隔,这个年轻的丈夫会终身背着沉重的十字架。那时候我就想,医学的价值是什么呢,让每个家庭好好的完整的存在,应该是其中一个价值。”


眼下,她主攻凶险型前置胎盘。“有过剖宫史二胎女性常见。胚胎就像一颗种子,如果它没有在子宫里合适的地方着床,而是选择了在瘢痕处着床生长,那么,它就会像树根一样,向子宫肌层生长来攫取养分,甚至有的胎盘会穿透子宫植入膀胱。这样,胎盘在分娩过程中无法自然剥离,如果进行人工剥离,很可能导致大出血、休克甚至死亡。相比顺产,头胎剖宫产将为怀二胎时发生瘢痕妊娠埋下巨大隐患。”


她已经跨过了五十,对于生命的理解就有着与这个年龄相衬的智慧。“人生,无非是生死舍得这四个字的厚重与纠结。孩子跨过了生门来到人世,才是一生战斗的开始。打开这扇生门,不同的人面临着不同的问题,面对新生,我们更需要思考当下,在生命这个大主题里,困难的往往不是医学技术,而且人的选择。”


她的话,让我想起了很多过去的坚持和现在的放弃,想起所谓的初心与激情,和所剩无几的耐心与冷漠。但好在,走到了现在,已经接受了一个面目全非的自己,也没有忘了来时的路。我把这种感觉,告诉了她。她点点头,出了神。


此时,我的手机铃声响起,是一首特别应景的歌:


大鱼的翅膀 已经太辽阔

我松开时间的绳索

看你飞远去 看你离我而去

原来你生来就属于天际

每一滴泪水 都向你流淌去

倒流回最初的相遇


1、产科医生的战场


1969年,徐焕出生在江西南昌。


她的父母都在江西省医学院附属医院工作,父亲是神经外科医生,母亲是儿科医生。所以,打记忆起,她对白大褂就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高考以后,徐焕就读于江西省医学院,毕业前选科,她向父亲取经,父亲认可她的动手能力,于是建议她选择眼科或是妇产科。权衡之下,徐焕选择了妇产科,先是被分进了产科组,而她坦言,刚进医院一段时间,她最不适应的就是产科了,几次想要打退堂鼓。


“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产科的夜特别漫长,特别忙碌,特别揪心。”徐焕说。一次值夜班,产妇腹部切口感染裂开,虽然不是因她的失误而引起,可科室主任由于误会,当着病人和同事,不留情面地批评了她,她为此痛哭了两天。


徐焕是倔强要强的性子,虽然与父母都在同一家医院,她却从没对他们说起那些委屈。她看来寡言沉静,骨子里却是不服输的。经历此事后,她把病房当做了家,每天从这个病区到那个病区,任何意外都逃不过她的双眼。同时,徐焕的手术能力也在成长,她特别愿意观摩年长医生的手术,不仅是妇产科手术,就连神经外科这样的手术都找机会去看,一边看着,一边仔细琢磨别人的刀法与手术的境界。


在江西省医学院附属医院待了五年,徐焕考研来到上海,在红房子医院硕博连读,开始了全新的人生。


“所有医生都是要轮转的,产科、妇科、门诊、计划生育,差不多红房子医院的每个角落全部过一遍,这一个漫长的学习过程才算结束。那段时间,每天都在接受新知识,每天都是富有挑战的日子。我跟过的老师有刘惜时教授、华克勤教授、程海东教授等。刚来这里,说实话我连产钳都不会拉,一下子看到那么高水平的操作,那么多手术机会,我什么都想去学。”


一直到2012年,徐焕才真正在产科固定下来。而这个时候,她发现已经真的爱上了产科。


“我觉得,产科医生不光要有外科的手术技能,还要像内科医生一样去思考。比如,产科有很多合并症,妊娠期间是正常的,各个脏器功能都好好的,可能突发有急症,危在旦夕,这时候考验产科医生的是精准的鉴别诊断,以及临床解决问题的能力。经过医生的努力之后,大多数病人很快就会恢复,母子平安。”徐焕说,莫大的成就感就在于见到产妇脱离危险,抱着宝宝轻轻喃语的时刻,她会感到世界无比美好。


几周前,有一位外地产妇,小时候因为竹竿穿进肛门造成肠道穿孔后手术修补,后来有过多次手术史,因为想生育,还做了腹腔镜手术分解粘连,术后又盆腔脓肿手术切开引流,满腹是疤。好不容易试管婴儿受孕,来到红房子医院生产。


“分娩风险极大,孩子又是臀位,剖宫产手术那天,刀一切开腹壁膀胱就破了,腹腔全是尿液,导尿管的球囊滑出来了,但孩子还没取出来。请九院泌尿外科的医生来会诊,说最快要一个多小时才赶到。”徐焕真的着急了,但她并不慌乱,先分离粘连,弄清楚解剖关系,并取出胎儿,再自己试着修补膀胱,她的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等九院的泌尿外科医生赶到,病人已经一切正常,检查膀胱修补很满意。


徐焕说,多亏了在妇科的临床轮转学习,打下了扎实的手术基础。产科医生必须具备充足的内科知识——怀孕以后,各个脏器都可能发生变化的,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是妊娠生理因素还是其他基础疾病引起的,都需要医生自己判断。“比如,一个产妇早搏一万多次,孕前没有此类症状,那很有可能是妊娠引起的,产后就自然会恢复。在分娩期只要监护严密,安全度过分娩期,一切平安。”


“产科医生,同时应该是个优秀的内科医生。”徐焕表示。


2、不平静的产房


产科最需要挑战的风险是处理并发症,比如术中大出血等十分凶险的症状。徐焕坦言,如果第一步处理到位,危险即可能被化解。“一个非常微小的出血点没有观察到,转眼就会变得汹涌,甚至迫不得已切除子宫。减少手术中的出血有很多方法,缝合、填塞、结扎血管等等,需要根据不同的情况,选择不同的止血方法。怎么做到,还是需要经验的积累,做到正确的预判。”


刚刚固定在产科工作,徐焕就在产房一直待了三年。除了手术门诊,其余时间最重要的事,就是不断在产房里巡查,隔一会儿就要去查一圈,看看那些产妇有没有阴道出血,产程有没有进展。


有一位前置血管破裂的产妇,就是被她习惯性的巡房时发现的,挽回了孩子的性命。


前置血管是指胎盘血管行走于子宫下段或宫颈内口处的胎膜及绒毛膜间,位于胎先露的前方,分娩时胎儿先露部下降,可以直接压迫血管,导致胎儿窘迫,甚至在胎膜自然破裂或人工破膜时损伤胎膜上的前置血管而发生出血,这种出血纯粹属于胎儿的失血,对母体无影响,可是对胎儿的危险极大,胎儿死亡率极高。产前诊断前置血管十分困难。


“那天,我从办公室一路巡过来,发现刚才还没有问题的产妇,刚刚胎膜自然破裂,现在突然阴道出血,仔细观察,阴道出血颜色鲜红色,不能除外前置血管破裂。”不疑有他,徐焕赶紧为产妇绑上胎心监护,检测到胎心慢慢往下掉。“连病人都没来得及解释,赶紧把她往手术室推,来不及消毒把碘伏往身上一浇,麻醉师配合极为默契,几个医生戴上手套就上手术台——先把孩子取出来再说。孩子取出来后,检查血色素只有五点几克,再迟一步孩子就不行了,马上输血。最后,新生儿和母亲一道平安回家,我们也很开心。”


徐焕表示,遇到前置胎盘血管破裂,胎儿的死亡率非常高,如果没有细心查看,就错过了最佳救治时间,性命也就在呼吸之间。


这些年,红房子医院开展了“臀位外倒转”的技术,徐焕和她的团队慢慢学习钻研,不断地提高外倒转的手术成功率。国内开展的不多,她可以算得上是佼佼者。


“臀位外倒转”,应用于胎位不好的产妇——臀位或横位。臀位分娩时胎儿臀部先娩出,此时产道没有完全扩张,最大径线的胎儿头部可能短时间内难以随之迅速娩出,以往的处理多数是剖宫产。而“臀位外倒转”的操作过程是大概37-38周左右,在超声监护下,医生在孕妇体外为胎儿转个位置,将臀先露转为头先露。“有些初产妇身体状况很好,有条件也很想自己顺产,那么使用臀位外倒转后,胎位正了,产妇完全可以自行顺产。”徐焕表示,这项技术开展,医院经过了学习讨论,制定了一套规范操作流程后,决定在临床使用。在产科门诊时,遇到条件允许的臀位产妇,医生会评估意愿,两方都觉得条件合适就会使用,成功率较高。对徐焕来说,给予特殊产妇多一些选择的路径,这是极有意义的。


徐焕如今是产科的主任助理,病区主任。“有人夸我们是天使、恩人。其实,我们都是平凡人,没有那么高大上,这就是我们的本职工作。这个世界上,总需要某些人来做某些事,作为一个产科医生,我要做到就是扛着希望,竭力前行。”


口述实录


1.唐晔:徐主任,您觉得做产科最开心的是什么?


徐焕:有时候摸摸产妇们的肚子,肚子里面那是一个个生命啊,看她们都挺精神的,脸上充满自豪,我也挺幸福的——从某种程度上说,让她们顺利地成为一个母亲,希望她们都不要发生风险,即使来时危在旦夕,走时也要欢声笑语。像那个前置胎盘出血的母亲,后来抱着孩子来看我们,一晃已经有两岁了,孩子可爱又乖巧,见到他们,真的很快乐。


2.唐晔:您现在还阅读吗?现在主要关注什么呢?


徐焕:当然,必须不断阅读内科的文献,生怕有些内科并发症在我手上突然一下耽误了,那我就会很懊恼。我现在最关注的是凶险性前置胎盘的产妇,我希望把这件事情实实在在的做好。凶险前置性胎盘,就是有过一次剖宫产的手术史后,再一次受孕时胎盘种在原来剖宫产的疤痕上,那么第二次剖宫产手术中出血的风险会很高,子宫切除的风险也很大,需要很多科的医生协作。我现在就在琢磨着这件事情,先是形成一个团队,然后开出MDT门诊,大家一道讨论凶险前置性胎盘的孕妇的围分娩期的管理,减少出血及子宫切除率。


我认为,此类病人会很多。因为第一胎的剖腹产率很高,有些地方甚至有百分之七八十,上海也有百分之五六十。现在二胎放开了,凶险前置性胎盘发生率会很高,所以我们就想从临床上解决这部分问题,让二胎能够安全生产。我们各方面已经准备好了,现在需要的是口碑。


3.唐晔:您每天要迎接新生命,您对生命是怎样理解的呢?


徐焕:有时候把病人抢救回来了,需要监控,看她的尿量,看她的血压。晚上不放心就得陪在那,回不去了,这种情况是常见的。陪着病人,我就会觉得,人活着真是一道一道的坎,慢慢地过,过一个算一个。


4.唐晔:空余时间,有没有最想做的事呢?


徐焕:我喜欢旅游,但是医生这个职业很无奈,身不由己——那就找些旅游的书籍看,比如《环游世界80天》《像蜗牛一样旅行》——看过了,就算去过了(笑)。平时,我会看看NBA——儿子从三年级开始打篮球,是校队的,我和他父亲就成了他的球迷,也跟着他迷上了乔丹、库里、皮蓬。我还喜欢织毛衣,家里所有人的毛衣,都是我的杰作。


5.唐晔:您觉得,医学的核心价值应该是什么?


徐焕:站在一个产科医生的角度来说,医学的核心价值是让每个家庭幸福完整,父母和孩子一个不少。我见过一个羊水栓塞的产妇死在手术台上,丈夫哭成泪人——这是一对中年夫妻,妻子做了多年的试管,好不容易怀孕,却再也没办法看见自己的丈夫和孩子了。丈夫极度懊恼,怨恨自己不该让妻子去做试管婴儿。孩子是保下来了,但家庭已经不完整了。

这么多年,我知道生一个正常孩子是多么不容易,作为母亲来说,管他男孩女孩,只要是健康的就够了。很多家长对孩子都有很高的期望,我想,一个优秀的家庭,父母应该多陪伴孩子,不要陷于教育,而孩子最终的发展,都归结于家庭和父母的三观。

分享:
免责声明:本网所发布的会议通知,如非特别注明,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向广大妇产科医生及妇产科从业者传递更多信息、促进学术交流、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请广大妇产科医生认真鉴别。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使用本网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不负任何责任。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业务合作联系方式诚聘英才网站地图帮助中心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 (京)-经营性-2010-0046

妇产科在线 Copyright © 2010 www.cogonli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0573号-15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631号

妇产科在线所刊载之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目的。您从妇产科在线上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及您的健康问题。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学事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