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心理护理对肝郁肾虚型试管婴儿患者妊娠结局的影响

作者:许晓立 单位: 来源: 编者:
2018-8-20 阅读

【摘要】 目的:探讨中医心理护理疗法对肝郁肾虚型试管婴儿患者焦虑、抑郁情绪的缓解及对妊娠结局的影响。方法: 使用抑郁自评量表(SDS)、焦虑自评量表(SAS)对行IVF-ET的患者进行调查,筛选出188例患者,采用简单随机化分组法将其分为2组(每组各94例),其中A组为中医心理护理组,B组为常规护理组;实验自患者进入IVF用药周期日开始,A组患者每日进行中医治疗的同时,由中医护士进行中医心理护理,B组仅为常规护理,中医心理护理到移植日结束;对比2组干预前后SDS、SAS结果、中医症侯积分、妊娠结局。结果: 干预后A组患者SDS结果显著低于B组(P<0.01),A组干预前后SDS评分差异显著(P<0.01));干预后A组患者中医症侯积分显著低于B组(P<0.05),B组SDS结果,SAS评分,中医症侯积分较前无显著差异;A组临床妊娠率显著高于B组。 结论:中医心理护理有助于缓解患者焦虑、抑郁情绪,同时对改善患者不孕症状,提高临床妊娠率具有积极作用。


【关键词】中医心理护理;抑郁;焦虑;试管婴儿;妊娠率


[Abstract] objective:To explore the psychological nursing therap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o alleviate the liver and kidney deficiency type IVF patients with anxiety and depression and its influence on pregnancy outcome  Method:Using the self rating Depression Scale (SDS), self rating Anxiety Scale (SAS) for in vitro fertilization and embryo transfer (IVF-ET) of the patients were investigated, in which 188 cases were screened by simple randomization method, it can be divided into 2 groups (n = 94), A group for TCM psychological nursing group, group B as blank group;Result:After the intervention of A patients in SDS group were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that of B group (P<0.01), SDS score between before and after the A intervention group significantly (P<0.01)); after the intervention group A patients with TCM syndrome score was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that of B group (P<0.05), B group SDS results, SAS score, TCM symptom scores before pregnancy had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the clinical rate of A group was higher than that in B group.Conclusion:

TCM psychological nursing can relieve anxiety and depression of patients, and has a positive effect on improving the clinical symptoms of patients.

[keyword]Chinese medicine psychological nursing; depression; anxiety; test tube baby; pregnancy rate


前言

中医心理护理就是把中医心理学基础理论和技术运用于临床护理,指导护士依据病人的心理活动规律做好护理[1]。不孕症作为影响夫妻身心健康的重大负性生活事件,使多数患者尤其是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患者(IVF-ET)在治疗过程中产生更多的焦虑、抑郁等情绪[2-4]。负性情绪可能影响治疗成功率,因此如何在治疗过程中采用各种方法缓解患者的负性情绪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随着技术的发展,中医学、中医心理学的方法越来越多的运用于IVF-ET治疗中。本研究则是在此基础上,探讨中医心理护理对肝郁肾虚型试管婴儿患者焦虑、抑郁情绪的缓解,及对治疗结局的影响。


1 资料与方法


1.1研究对象及分组

经医院生殖伦理委员会讨论批准后,采用抑郁自评量表(SDS)、焦虑自评量表(SAS)对2015年1月-2016年6月于我院就诊的试管婴儿患者进行调查,筛选SDS、SAS标准分50分以上、且自愿接受实验的患者188例,采用随机分组法分为2组,2组各94例,患者纳入标准为:(1)患者年龄≤38岁;(2)血清基础FSH<10IU/L;(3)不孕原因为输卵管因素和男方因素,且不包括:①子宫内膜异位症;②卵巢功能减退;③子宫畸形及宫腔病变;④输卵管积水;(4)中医证侯为肝郁肾虚。患者的平均年龄、不孕年限、体重指数,均无统计学差异(表1)。


表1 A、B两组患者一般情况(x±s)


1.2 测量工具


1.2.1 抑郁自评量表(SDS)

 用以衡量患者抑郁状态的程度(William W. K. Zung,1965年)。量表共20个题目(1-4级评分),评定的临界值T分为50(总分*1.25):T<50为无抑郁;50≤T<60为轻度抑郁;60≤T<70为中度抑郁;T≥70为重度抑郁。


1.2.2 焦虑自评量表(SAS)

用以评价焦虑患者的主观感受(Zung,1971年)。量表共20个题目(1-4级评分),评定的临界值T分(总分*1.25)为50:T<50为无焦虑;50≤T<60为轻度焦虑;60≤T<70为中度焦虑;T≥70为重度焦虑。


1.2.3中医证侯评分表

参照《中医妇科学》及《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进行肝郁肾虚诊断,根据《中医量化诊断》进行症状量化分级。肝郁肾虚症状含:主证:腰膝酸软,畏寒肢冷,烦躁易怒;次证:精神不振,性功能低下,胸胁胀痛,失眠多梦,头痛。主证评分等级为轻、中、重,分值分别为2、4、6分;次证评分等级为轻、中、重,分值分别为1、2、3分(附表1)。


1.3 实验方法

实验自患者进入IVF用药周期开始,中医治疗及护理到移植日结束,移植后4周确定是否为临床妊娠时实验结束。


A组(中医心理护理组):A组患者护理内容为常规护理、中医心理护理:含(1)生殖生理护理;(2)生殖宣教护理:即由专门的宣教护士对该组患者进行护理宣教,主要进行生殖生理知识宣教,采用PPT课件、视频资料等方式对IVF-ET每个阶段的注意事项进行讲解;(3)中医心理护理,中医心理护理主要采用1对1的心理护理形式,由经过培训考核合格的中医护士进行,在热情、尊重的基础上,联合使用中医心理治疗中的“言语开导法”及“移念疗法”,借助于语言的作用,帮助患者释放负性情绪,缓解心理压力,中医心理护理从患者进入IVF用药周期开始,每周进行1-2次。


B组(对照组):B组患者护理内容只为常规护理:含(1)生殖生理护理;(2)生殖宣教护理。

移植日对2组患者采用SDS、SAS量表进行测试;实验开始前及移植日由中医医师对患者进行中医证侯评估。


1.4 IVF-ET方法


1.4.1 超排卵方案

  所有患者均采用长方案降调,达到降调标准后,进行控制性超排卵。


1.4.2 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方法

采用IVF /ICSI 方式受精,于第3天进行胚胎移植。


1.5 妊娠判断

IVF-ET患者移植后第14 天采用血值验孕,并于移植后4周进行B超检查,发现宫内孕囊者为临床妊娠。


1.6  统计方法:

所有资料采用SPSS17.0统计软件进行处理,统计方法包括描述统计(计量资料采用均数±标准差表示,计数资料以率表示),均数比较采用t检验,率之间比较采用X2检验。


2 结果



2.1 干预前后A、B两组患者的SDS结果比较


干预前A、B两组间SDS结果无显著差异(P>0.05);移植日A组SDS结果差显著低于B组;A组患者移植日SDS结果显著低于干预前,B组干预前后无显著差异(表2)。


表2 干预前后A、B两组患者的SDS结果比较

注:**P<0.01< p="">


2.2 干预前后A、B两组患者的SAS结果比较

干预前A、B两组间SAS结果无显著差异(P>0.05);移植日A组SAS结果差显著低于B组;A组患者移植日SAS结果显著低于干预前,B组干预前后无显著差异(表3)。


表3 干预前后A、B两组患者的SAS结果比较

注:**P<0.01< p="">


2.3干预前后A、B两组患者的中医证侯积分比较

干预前A、B两组间中医证侯积分无显著差异(P>0.05);移植日A中医证侯积分显著低于B组(P<0.05);A组移植日中医证侯积分显著低于干预前,B组移植日中医证侯积分与干预前无显著差异(P>0.05)(表4)。

注:*P<0.05< p="">


 2.4 A、B两组妊娠结局比较

A、B两组患者降调节天数、Gn天数、HCG日LH、HCG日E2 、HCG日P、内膜厚度均无显著性差异(P>0.05)(表5)。


A、B两组间获卵数、移植胚胎数、优质胚胎数差异均不显著(P>0.05);A组妊娠率显著高于B两组(A组共5例取消移植,B组共3例取消移植)(表6)。


表5 A、B两组治疗资料比较

表6  A、B两组患者妊娠结局比较

 注:*P<0.05< p="">


3 讨论


诸多研究证实,负性的心理状态会对治疗结局产生不良的影响,如干扰卵泡生长,影响胚胎发育潜能、影响子宫内膜容受性干扰胚胎着床[5-7]。因此,欧洲人类生殖与胚胎协会(ESGRE)[4]在《不孕不育与辅助生殖技术社会心理治疗指南》中指出生殖工作人员应该为患者提供必要的心理护理,帮助患者改善心理压力,缓解焦虑、抑郁情绪[8]。


中医学认为,IVF-ET患者的主要病机为肾虚,且IVF-ET患者为不孕已久,其精神压力巨大,故肝郁气滞,疏泄失常,随之则可能使患者烦躁易怒,形成焦虑情绪。而根据五行相生关系——“肝为肾之子,肝郁肾亦郁”辩证分析,存在焦虑、抑郁情绪的患者中医症型多为肝郁肾虚型。调查过程中中医证侯评分表的结果也证实了这一辨证结果。


中医心理护理作为试管婴儿患者中医治疗过程中的特色环节之一,要求护理人员能够运用中医心理学的知识,辨证施护,积极鼓励,调畅情志,帮助其改善心理状态。在研究中,使用的“言语开导法”与现代心理学中的言语疗法相似,针对焦虑症状表现突出的患者,提出合理的指导,可帮助患者消除焦虑;而“移念疗法”则与现代心理学中的“暗示疗法”类似,由医护人员通过积极的心理暗示,帮助抑郁情绪突出的患者消除心理负担[9]。在中医护理运用过程中发现,患者的焦虑、抑郁情绪均得到了缓解,而且患者肝郁肾虚的证侯评分也显著降低,在此基础上患者的临床妊娠率有所提高,实验组的怀孕率显著高于对照组。


综上所述,中医心理护理作为一种经济易操作的方法,有助于帮助患者更好的缓解焦虑、抑郁情绪,同时对提高怀孕率具有积极的作用。但是中医心理护理体系的建设、系统的发展有待进一步研究。


参考文献

[1]王若维,张玉芳,郭英慧.中医心理护理的发展现状及对策.辽宁中医杂志,2010,37(6):1149-1150.

[2] M Doyle,A Carballedo.Infertility and mental health[J].Advances in Psychiatric Treatment,2014, 20(5):297-303.

[3]李俞辰,徐慧兰,高士友.体外受精-胚胎移植妇女的焦虑、抑郁情绪[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2,26(4),241-243.

[4]Siamak Khodarahimi,Sara Hosseinmirzaei.The Role of Infertility in Mental Health, Psychological Distress and Sexual Dysfunction in a Sample of Iranian Women[J].Women & Therapy,2014, 37(37):178-194.

[5] Wagenmak er, E.R., et al., Psychosocial stress inhibits amplitude of gonadotropin-releasing hormone pulses independent of cortisol action on the type II glucocorticoid receptor.Endocrinology, 2009. 150(2): 762-9.

[6] Kageyama, K., Regulation of gonadotropins by corticotropin-releasing factor and urocortin.Frontiers in endocrinology, 2013. 4(1):  12,Published online.

[7] Nakayamada, S., et al., Helper T cell diversity and plasticity. Current opinion in immunology,2012. 24(3): 297-302.

[8]ESHRE Psychology and Counselling Guideline Development Group.Routine psychosocial care in infertility and medically assisted reproduction–A guide for fertility staff,2015,3.

[9]金丽.试论中医心理疗法与现代医学心理疗法的相通性.中华中医药杂志,2006,21(4):251. 


附表1


本文作者:许晓立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邢台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国医堂主任,主治医师,医学硕士,河北省生殖健康委员会委员,曾先后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医院等知名医院进修学习,多次参加全国生殖研讨会,中医妇科研讨会、中医生殖研讨会,在国家核心期刊发表多篇论文,擅长卵巢早衰,薄型内膜,不孕症的中西医结合治疗。 





分享:
免责声明:本网所发布的会议通知,如非特别注明,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向广大妇产科医生及妇产科从业者传递更多信息、促进学术交流、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请广大妇产科医生认真鉴别。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使用本网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不负任何责任。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业务合作联系方式诚聘英才网站地图帮助中心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 (京)-经营性-2010-0046

妇产科在线 Copyright © 2010 www.cogonli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0573号-15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631号

妇产科在线所刊载之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目的。您从妇产科在线上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及您的健康问题。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学事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