卵巢早衰患者的生殖中医心理护理体系设计

作者:梁楠楠 单位: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 来源: 编者:
2019-1-28 阅读

[摘  要] 卵巢早衰是导致女性生育能力下降的原因之一,也是影响女性生殖健康和社会稳定不可忽视的因素。在生殖中医临床治疗过程中,除中医药治疗外,中医心理护理工作是促进其有效治疗的重要环节。而根据中医治疗及中医心理护理原理探索性设计生殖中医心理护理体系,帮助中医护理人员提高对卵巢早衰患者的心理护理质量,缓解患者的负性心理,提高治疗效果,也是生殖中医临床应该思考的重点。


[关键词] 生殖中医心理护理体系;卵巢早衰;中医治疗


[Abstract] Premature ovarian failure (POF) is one of the causes leading to the decline of women's fertility, and it is also an important factor affecting women's reproductive health and social stability. In the process of clinical treatment of reproductive Chinese medicine, besides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psychological nursing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is an important link to promote its effective treatment. According to the principles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reatment and psychological nursing, exploratory design of reproductive Chinese medicine psychological nursing system, to help Chinese medicine nurses improve the quality of psychological care for patients with premature ovarian failure, alleviate the negative psychology of patients, improve the treatment effect, is also the focus of reproductive Chinese medicine clinical thinking.

[Keywords] reproductive psychological nursing system; premature ovarian failure; Chinese medicine treatment


卵巢早衰 (prematureovarianfailure, POF )是指女性40岁之前卵巢功能衰退、闭经, 伴有低雌激素和高促性腺激素状态的一组疾病,POF涉及情绪、行为和躯体方面的功能紊乱,是导致女性生育能力下降的原因之一,也是影响女性生殖健康和社会稳定不可忽视的因素[1]。诸多文献指出[2-6],POF的病因多且复杂,包括:遗传因素、自身免疫因素、代谢异常、促性腺激素及其受体异常、酶的缺陷、病毒感染、医源性因素、心理因素。其中心理因素,如焦虑、抑郁等负性情绪对POF的影响,也日益受到重视,因此在中医临床治疗中重视心理护理及调节具有重要意义。


1、卵巢早衰病因病机

中医学认为,肾虚为卵巢早衰主要病机:肾为先天之本,元气之根,主藏精和生殖,如《素问·上古天真论》记载: “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 月事以时下, 故有子……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 天癸竭, 地道不通, 故形坏而无子也。”而肝郁是促进因素,肝主疏泄和藏血, 肝郁则气机失调,气滞血瘀,经水不调; 郁而化火, 直伤气血, 血海空虚, 胞宫失养;且女子七情致病有“易郁性”,《临证指南医案》记载:“女子以肝为先天”,肝藏血,主疏泄,性喜调达而恶抑郁。现代中西医结合基础研究也表明, “肾”与下丘脑 -垂体- 卵巢轴、与生殖内分泌相关;心理应激可引起生殖内分泌的改变, 继而引发卵巢早衰; 中医认为卵巢早衰的发病多与肝肾功能失调、冲任气血不足有关; 肾虚多因胎产房劳, 或先天肾气不足, 或年少未充所致, 伤精耗血, 肾失封藏;肾虚是由于介导网络平衡功能的相关物质基因表达出现异常 , 心理应激情况下, 下丘脑 -垂体 -卵巢轴紊乱, 导致卵巢早衰。[7]


临床上常常遇到由于强烈的情绪刺激而导致 POF 的患者,同时,POF患者为不孕已久,其精神压力巨大,尤其当POF患者选择进行辅助生殖治疗如试管婴儿技术,由于反复的治疗、经济的压力等因素,患者压力更甚,故肝郁气滞,疏泄失常,随之则可能使患者烦躁易怒,形成焦虑情绪。庞震苗等人[8]的研究也提示,POF患者较正常健康人具有更高的焦虑、抑郁等负性情绪。

因此,在生殖临床中对卵巢早衰患者进行治疗时,除补肾以外,还应重视疏肝理气,即心理护理与调节。


2、卵巢早衰中医心理护理思路

中医心理护理作为POF患者中医治疗过程中的必要环节,要求护理人员能够运用中医心理学的知识,辨证施护,积极鼓励,调畅情志,帮助患者改善心理状态,进而提高治疗效果。因此,为提高生殖临床的中医心理护理质量,有必要设计系统的、全面的、发展性的生殖中医心理护理体系作为中医临床心理护理操作指导工具,帮助护理人员提高在生殖临床工作中的护理能力。而生殖中医心理护理体系的工作思路也应该以中医的理论为基础,其主要采用的原理包括:(1)阴阳整体论:以形神一体旳整体观,动态、全息地看待具有情感思维的人的心理现象及与其疾病的关系;(2)五行论:运用五行学说认识观察心理现象,通过木火土金水五行属性及性状,去类推、分析人的心理活动并讨论其关系;(3)五脏神智论:通过藏象功能认识、类分及概括心理现象。而现代的中医心理护理方法也提示,针对POF患者的精神心理护理策略应包括:A同理共情、耐心倾听:使患者心情舒畅,把压力事件和心中的积郁都讲出来;B积极支持、辩证疏导:在了解病人个性特征、发病机理的基础上,利用心理学知识进行疏导、支持;C辩证论治、专人专法:针对不同患者,正确运用“移情易性”“顺情以逆”“释疑疏导”等方法,促使患者自我训练和控制,以有效的应激机制去适应变化中的环境,达到心身平衡。[9]

因此,在生殖临床中对POF患者进行心理护理时,需要中医护理人员具有综合、全面、个性的护理思路。


3、卵巢早衰患者生殖中医心理护理体系的设计

因此,本文作者根据中医心理护理的原理基础及护理方法,探索性的设计生殖中医心理护理体系,其主要环节应包括诊断、宣教、调节、随访、反馈五大部分,根据其工作属性,对应金、木、水、火、土五行元素,即通过护理人员与患者的心理能量互动,运用五行元素,使患者达到阴阳调和的效果。


其具体环节为:

(1)中医心理评估及诊断:患者进入中医科进行治疗前由护理人员进行评估诊断,包括中医护理人员对患者进行中医证候评估(护理人员在真诚、尊重的情感支持中,借助中医证候量表收集患者证候信息)、心理情绪评估(护理人员借助心理测评量表对患者的负性情绪进行筛查评估)、心理护理诊断(在中医证候及心理评估结果的基础上,采用心理护理诊断PSE公式形成心理护理诊断)三个部分;


(2)中医心理护理健康宣教,由护理人员进行操作,对患者进行小组式及一对一的中医生殖心理健康知识宣教,如不同证候的身体、心理特点及应对策略;


(3)中医心理护理方案选择及实施:包括护理人员根据患者证候及心理情绪类型采用适合的中医心理护理方法:如情志相胜法、音乐疗法、移精变气疗法、合理情绪法等;


(4)中医心理护理随访反馈,在患者治疗后1个月进行随访,了解患者的生理及心理特点并进行后续的护理指导;


(5)中医心理护理效果评估反馈,在随访后由护理再次根据患者的随访信息对患者现在的中医证候、心理情绪进行评估,并根据评估结果判断护理效果,进行护理方案的后续改进。


综合运用上述5个环节,形成以金(诊断)-水(宣教)-木(调节)-火(随访)-土(反馈)为中心的五行相生循环,并通过五行相生循环帮助患者达到阴阳平衡状态。


综上所述,POF危害女性身心健康, 导致生育能力丧失、生殖器官萎缩、围绝经期综合征等, 同时还可能引发一系列心理及社会问题[10-11]。杨静等认为[12]POF 的治疗也是困扰现代生殖医学的难点。因此,如何在“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下,综合性的对POF患者进行治疗是临床工作者应该思考的问题。生殖中医心理护理体系作为生殖中医临床工作中的探索性工具,其体系设计可能还存在一些缺陷与不足,需要进一步的细化,各环节之间的衔接工作还需要完善。但生殖中医心理护理体系在临床中的应用值得深入探索。


参考文献:

[1]邓树泳,张琰,马 娜,邢德刚.定经汤对卵巢早衰模型大鼠行为学的影响[J].时珍国医国药,2014,25(8): 2013-2015.

[2]李静,王建红.卵巢早衰的研究现状[J].辽宁中医杂志,2010,37 (6):1172-1175.

[3]马丽灵 ,阮祥燕.100 例卵巢早衰相关因素的调查分析[J].实用妇产科杂志,2009,25 (4):212-214.

[4]徐碧红,李茂清,骆宇戟,赵晓东.补肾调经方对卵巢早衰患者生殖轴的影响[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4,20(21):221-224.

[5]滕秀香,李培培.健脾补肾活血方治疗卵巢早衰脾肾阳虚证疗效观察[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16,36(1):119-121.

[6]Beata Komorowska.Autoimmune premature ovarian failure[J].Menopause Rev,2016; 15(4): 210-214. 

[7]罗来成, 伍庆华, 李静, 王建红.卵巢早衰及中药干预状态生殖内分泌网络因子调控关系的演变[J].时珍国医国药,2011,22(8):1808-1809.

[8]庞震苗,梁菁,邓高丕.卵巢早衰患者个性特征及心理健康状况调查[J].临床心身疾病杂志,2007,13(5). 

[9]庞震苗.卵巢早衰社会、心理相关影响因素的实证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06.

[10]付霞霏 , 何援利.卵巢早衰的诊治研究进展[J].广东医学,2010,31(8):933-935.

[11]冒湘琳,张丽娟,陆黎黎,鲍伟倩,王一浩,张帆,陶仕英.卵巢早衰的中医辨证论治[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4,20(21):240-242.

[12]杨静,梁嘉丽,秦佳佳.PI3K /Akt 信号通路与卵巢早衰相关性的研究进展[J].现代妇产科进展,2016,25(02):156-157.


作者简介: 梁楠楠  女  1992-11  护师  研究方向:中医生殖心理护理的临床应用 

分享:
免责声明:本网所发布的会议通知,如非特别注明,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向广大妇产科医生及妇产科从业者传递更多信息、促进学术交流、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请广大妇产科医生认真鉴别。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使用本网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不负任何责任。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业务合作联系方式诚聘英才网站地图帮助中心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 (京)-经营性-2010-0046

妇产科在线 Copyright © 2010 www.cogonli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0573号-15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631号

妇产科在线所刊载之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目的。您从妇产科在线上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及您的健康问题。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学事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