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外授精-胚胎移植患者心率变异性的调查研究

作者: 单位: 来源: 编者:
2018-10-31 阅读

心率变异的现象源于自主神经系统对心率的调节作用,是由交感神经系统和副交感神经系统共同决定的,心率变异性是反映自主神经系统活性及平衡程度的指标[1]。研究表明,自主神经系统的活动能够反映人体的精神状态,因此HRV 是监测心理压力的一种有效指征[2]。 通过 HRV 检测,可以有效的识别个体的心理压力。心率变异性(heart rate variability, HRV)分析作为一种敏感的无创性检测评价自主神经系统紧张与均衡的定量指标已被公认,并以其快捷、方便、准确、客观的特点在生理心理学的研究中发挥着重要的应用价值[3]。笔者拟通过对比进行体外授精-胚胎移植患者不同的心理状态及心率变异性,评估患者的自主神经系统功能,为心理治疗运用于体外授精-胚胎移植提供一定的理论依据。

HRV检测的方法:两组患者均采用欣指宝 SA-3000P 精神压力分析仪进行检测。排除心律不整等明显异常的病例。检测过程及注意事项为:(1)检测时间为5min;(2)检测前12小时禁饮酒、咖啡、浓茶及服药;(3)检测前2小时禁食;(4)检测前,患者至少静息5min后开始检测,以便适应检测室的环境;(5)检测室内光线柔和,无噪音;(6)检测过程由专业人员进行操作;(7)检测过程中应保持稳定的心态,平稳的呼吸;(8)检测过程中不看检测界面,但要保持双眼睁开;(9)检测过程中,禁止讲话及移动,禁止工作人员的进出及闲谈;(10)工作人员录入信息,点击开始后,检测仪器自动进行分析,得出心率变异性及各指标,并记录保存。HRV 分析方法主要包括线性分析的时域分析和频域分析,时域分析的指标主要包括:整体衡量HRV最直观的指标,SDNN;反映了HRV中的快变化成分,RMSSD。频域分析的指标主要包括:TP,自主神经系统整体的活性状态;VLF,极低频功率;LF,评价交感神经系统活性,;HF,评价副交感神经系统的活性;LF/ HF代表着自主神经系统的平衡性。


结果显示:B组在PSI、TP、LF方面显著低于A组(P<0.01),在SDNN、HF方面明显低于A组,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在LF/HF方面没有统计学意义(P>0.05);A组优质胚胎数存在极显著差异(P<0.01);妊娠率存在显著差异(P<0.05)。


体外授精-胚胎移植的患者承受着较大的心理压力和社会压力。通过对体外授精-胚胎移植患者HRV的检测可以有效收集心理压力表现出的各种症状。由于生理信息往往不受个体自主控制,因此利用HRV识别心理压力更具客观性[4]。笔者通过欣指宝 SA-3000P 精神压力分析仪测定体外授精-胚胎移植患者的心率变异性。结果显示,HAD异常患者心率变异性检测中的时域指标(SDNN、PSI)及频域指标(TP、LF、HF)均明显低于HAD正常组。SDNN是评估心率变异程度的重要指标,它的降低表明了心率变异性的复杂程度下降,说明机体对外界环境的适应能力下降。PSI代表机体的疲劳程度及所承受的压力状态,PSI越高说明机体承受的压力越大。TP指自主神经系统的整体活性状态,表示自主神经对机体的调节能力,TP的下降表明机体自主神经系统调节能力下降;LF、HF的表明患者的交感神经、副交感神经系统的活性减弱,LF与精神压力相关,当机体处于疲劳状态时,LF显著下降。 LF/HF的比值呈显著性差异,表明整个自主神经系统的平衡程度不同。


国内外诸多研究显示,不孕症患者大多存在负性情绪,其中以焦虑和抑郁情绪最为凸显[5-6]。焦虑和抑郁情绪可使 HRV不同程度下降,以焦虑情绪影响最为明显[7]。研究显示HAD得分正常组对比异常组心率变异性的各项指标具有显著统计学意义(P<0.05)。除此之外,多种负性情绪的叠加对HRV的下降具有累加效应,若长期得不到重视和治疗,可引起 HRV持续性降低,使交感与副交感神经严重失衡,造成身心疾病[8]。因此,在不孕症治疗中必须重视患者的心理状态。

综上所述,心理应激对身体的影响可通过HRV的变化显示出来。因此,在治疗的过程中应时刻注意患者的心理状态变化,及时给予心理疏导和干预,并及时加强对患者HRV测   试的应用。


本文作者: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身心健康助孕中心 董英辉

硕士研究生。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心理治疗师。现任河北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邢台生殖与遗传专科医院)身心健康助孕中心,心理咨询师,擅长心理护理培训、行为疗法、认知疗法、正念疗法等,已于国家核心期刊发表论文10余篇。曾接受过多位、著名的心理学家的指导,多次到天津、苏州等地参加国内大型学术会议、培训。


参考文献

[1]王步青, 张政波, 王卫东. 心率变异性分析系统的开发[J]. 中国医疗器械杂志, 2012, 36(5) : 333-337.

[2] Sharma N, Gedeon T. Objective measures, sensors and computational techniques for stress recognition and classification: a survey [J]. Computer Methods & Programs in Biomedicine, 2012, 108(3): 1287-1301.

[3] Nakahara H, Furuya S, Obata S, et al. Emotion-related changes in heart rate and its variability during performance and perception of music [J]. Ann N Y AcadSci, 2009, 1169: 359- 362.

[4] 刘振. 基于心率变异性的心理压力识别研究[D]. 天津理工大学, 2016.

[5] Doyle M, Carballedo A. Infertility and mental health [J]. Advances in Psychiatric Treatment, 2014, 20(5): 297-303. 

[6] 黄佩俐. 123例不孕症患者心理因素的调查与研究[D]. 北京中医药大学, 2014.

[7] 任会芳, 邢红云. 焦虑/抑郁情绪对PCI术后患者心率变异性的研究[J]. 心血管病防治知识, 2016, 3: 152-154.

[8] 李晓红, 张巍, 赵明等. 冠心病合并不同程度抑郁患者心率变异值分析[J].中国心血管杂志, 2011, 16(6): 425-427.

分享:
免责声明:本网所发布的会议通知,如非特别注明,均来源于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向广大妇产科医生及妇产科从业者传递更多信息、促进学术交流、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请广大妇产科医生认真鉴别。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使用本网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不负任何责任。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业务合作联系方式诚聘英才网站地图帮助中心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 (京)-经营性-2010-0046

妇产科在线 Copyright © 2010 www.cogonli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5060573号-15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631号

妇产科在线所刊载之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目的。您从妇产科在线上获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诊断、治疗疾病及您的健康问题。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仅为传播信息促进医学事业发展,如果我们的行为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